2005年10月8日 星期六

暴力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國文課教過,孟子認為人的天性善良(性善),所以我們要努力去維持這種善良的秉性。

荀子則認為人的天性是不好的(性惡),因此要靠後天的教育與法治規準使人學習好的事物、避免做不好的事,藉此改變人的天性。

至於是孟子或荀子說法比較正確呢?兩千多年來一直沒有定論。黑猩猩專家珍‧古德 (Jane Goodall) 的學生理查‧藍翰 (Richard Wrangham) 在南非岡貝國家公園觀察到的現象也許可以告訴我們孟子與荀子其實都對了一半。

藍翰看到黑猩猩會夥同同伴有組織、有計畫的殺害其他黑猩猩,這是人類第一次在野外觀察到同種生物間相互殘殺,在此之前,我們以為祇有人類才會相互殘殺。

人 們原本認為黑猩猩是十分和平的動物,群體中的成員都會互相幫助,但一直到了藍翰看到了黑猩猩有計畫的殘殺另一『部落』落單的黑猩猩,我們才知道黑猩猩的天 性是善惡並存的:牠們對自己群體內的夥伴友善,但對其他群體則以暴力相待。

藍翰還觀察到原本是好朋友的黑猩猩,一旦分散到不同的小群體(部落)後,即使彼 此都還記得對方,但在短暫的遲疑後,他們還是會兵戎相向。藍翰最早觀察的這21隻黑猩猩後來都直接或間接的死於暴力行為,使兩個黑猩猩部落就此消失。

和人類多麼相像啊?香港電影中常常有這樣的畫面:一個黑社會的小混混一個人落單的情況下被一群拿著刀子的人追殺,最後橫屍街頭;原本是好朋友的兩個人,因 為種種因素,後來在不同的大哥手下當小弟,最後在一場火拼之中兩人殺得你死我活,更糟的是,兩個人還不知道為什麼要相互砍殺,純粹祇是老大互看不爽,所以 這兩個好友就要被犧牲掉……這與藍翰所觀察到的黑猩猩的行為是不是很像?是不是有點悲哀?

如果達爾文的演化論沒有錯,今日人類的確與黑猩猩有相同的祖先,那麼,我們可能也和黑猩猩一樣是善惡並存的,也有使用暴力的天性。因此藍翰觀察到的現象就 值得我們重視:暴力並沒有解決問題,反而製造了更多的問題。如果堅持以暴力來解決問題,那麼你就要小心自己千萬別落單,以免被其他人擊殺 (這種天天提心吊膽的日子很辛苦吧?);也不能相信朋友,因為沒有所謂的朋友,一旦立場不同,再好的朋友都會率眾來追擊你……

那麼要如何避免步向藍翰的黑猩猩的命運呢?孟子與荀子的建議都是可以參考的:發掘自己善良的本性,並好好的維護它,將善良的天性發揚光大;另外也要探詢自 己邪惡的天性,並想辦法不要讓他發揮作用。這時候『教育』就起了作用:當你懂得越多,你就越知道如何避免讓邪惡的天性支配了你。

知道暴力無法解決問題後,希望大家都能用和平、善良的方法解決所面臨問題,祇是,這需要長期的努力與學習,畢竟我們都隱含有暴力的天性,但我想,這將是收獲十分豐盛的學習。

Technorat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