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25日 星期六

好人總能出頭

今天看到中醫師倪海廈的一篇文章中有下述文字:

如果今天台灣衛生署成立中藥治癌中心,完全使用純中藥來治癌,然後經由台灣的大醫院來實驗,成功之後在發表出來,當然會受到世界公認的,如此中藥就可以銷到全世界替台灣賺取外匯,可是台灣衛生署會做嗎? 我告訴讀者他們不會做的,因為都是西醫在管理衛生署,中醫是沒有地位的,他們不會容忍比他們強的醫學存在,因為他們會賺不到錢了,損失太大了.

我們暫且不要討論這句話的其他部份,我祇想問:『西醫 (或稱現代醫學) 是否真的不能容忍比他們強的醫學存在?』如果這個指控確實成立,那麼問題就大了。我們生病時接觸到的總是西醫為主,如果西醫真的畫地自限,那我們生病時豈不是危險極了?要將自己的性命交到一個不太行的醫生手上?

在繼續討論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看看幾則小故事。

[@more@]

西元 1543 年以前,人們相信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太陽、月亮及所有的星辰都繞著我們的地球旋轉著。在聖經第一章《創世紀》中有著如下的記載:

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創世紀第 3 節)
神說、天上要有光體、可以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
並要發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事就這樣成了。
於是神造了兩個大光、大的管晝、小的管夜.又造眾星。
就把這些光擺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
管理晝夜、分別明暗.神看著是好的.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
(創世紀 14-17 節)

中世紀歐洲在教會的統治下進入一個黑暗時期,那時候的人們認為聖經中所記載的一切都是真實的,聖經上面所寫的神造地、造了兩個大光都是無可置疑的。為什麼神要為我們造兩個大光、又造眾星呢?因為這樣可以讓地球上的人們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也就是說,這宇宙中一切的一切,都是神為了我們人類而造的。

這些語句寫的多麼有力,使那時的人們完全沒有懷疑,認為地球確實就是宇宙的中心了,一切萬物都繞著地球而旋轉。但是這樣的信心到了 1543 年受到了挑戰。

1543 年,哥白尼出版了他的書『天體運行說 (原名:De Revolutionibus Orbium Coelestium)』,在這本書中,哥白尼表示,經過他多年的觀察,地球並不是宇宙的中心,太陽也不是繞著地球而旋轉,而是反過來,地球繞著太陽繞行。

在那麼一個年代,教會代表著一切的真理。現在有人出來反對教會的說法,說聖經中的記載是錯的,可想而之造成了多大的震撼。但是哥白尼在本書出版的兩個月後 (1543 年 5 月 24 日下午兩點) 因腦溢血去世,所以他並未能完全經歷整個大地震。

哥白尼過世後,他的理論繼續發酵,但是除了部份科學家之外,所有人都堅決反對他的理論,包括興起宗教革命的馬丁路德也無法接受哥白尼的『地動說』。雖然教會強力打壓哥白尼的地動說,但是一些科學家如克卜勒、牛頓等人已經開始接受哥白尼這個具有科學根據的新說法。

1600 年,哥白尼的書出版 57 年了,那時教會仍然大力打壓地動說。但有位義大利籍的學者布魯諾 (Giordano Bruno, 1548-1600) 卻對哥白尼的地動說確信不疑,並以法語、英語及義大利語四處演說,告訴人們地球祇是圍繞著太陽的行星之一。布魯諾的行為觸怒了教會,他被逮捕、受到嚴厲的審問,並處以火刑。

布魯諾死後哥白尼的理論並未被消滅,天文學家伽利略 (Galileo Gililei, 1564-1642) 後來也曾因為提倡地動說而受到軟禁的處分。在伽利略之後有更多的科學家不斷挺身而出,反對聖經中的教條,倡導他們所相信的地動說。教會的勢力越來越鎮壓不住這股求真知的科學狂潮,聖經的說法退下陣來,現在人們普遍相信地動說才是真實的。

到了 1859 年,聖經《創世紀》中的另一段文字引發了另一個科學地震。這段文字是這樣的:

神說、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鳥飛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
神就造出大魚、和水中所滋生各樣有生命的動物、各從其類.又造出各樣飛鳥、各從其類.神看著是好的。
神就賜福給這一切、說、滋生繁多、充滿海中的水.雀鳥也要多生在地上。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五日。
神說、地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牲畜、昆蟲、野獸、各從其類.事就這樣成了。
於是神造出野獸、各從其類.牲畜、各從其類.地上一切昆蟲、各從其類.神看著是好的。
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裏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
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
(創世紀 20-27 節)

在這一段文字中,聖經記載神創造了所有的生物,並在最後照著祂自己的形像造出人類,並使人類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等一切生物。也就是說人是神在地球上的代理人,人類祇在一神之下,萬物之上。在聖經的其他章節還提到,從創世紀上帝造地以來,已經過了六千年。在這六千年間世上所有的生物都沒有改變,維持著當初被創造出來的模樣。為什麼這些生物的外型不需要改變呢?因為全知的神創造萬物時就已賦予它們最完美的模樣,因此生物祇需要維持原樣即可,不需要任何的改變。

1859 年,畢業於神學院,原本預計到鄉間當牧師的達爾文 (Charles Darwin, 1809-1882) 出版了他最有名的一本書『物種原始 (On the Origin of Species)』,引發了非常大的震撼。

達爾文在書中描述,他自己到過加拉巴戈群島觀察過當地的鷽 (音 ㄒㄩㄝˊ) 鳥,以及比較世界各地的生物之後,他認為生物並不像聖經所說是一成不變的。相反的,生物隨時因應著環境的變化而有所不同。在加拉巴戈群島的各個島嶼上,隨著所能取得的食物不同,鷽鳥的嘴形也隨之改變。在較少下雨的島上,鷽鳥的嘴是厚實的,以便咬開較堅厚的種子。而在雨量較多的島上,因為植物種子的皮較不那麼堅厚,所以鷽鳥的嘴也跟著變小了。

沒錯啊?!這的確是神所造的完美形象啊!!嘴小的鳥類就生長在雨量多的環境;嘴厚的鳥類就生長在雨量少的島嶼,神這樣的安排多完美啊!!

不過,達爾文觀察到的現象並非如此簡單。現在的科學家重返加拉巴戈群島去做觀察,他們發現每個島嶼的雨量是會有變化的,有時有乾旱、有時鬧水災。乾旱時,一些嘴巴較細小的鷽鳥因為吃不到食物,所以都餓死了,留下嘴較厚的鷽鳥,而這些鷽鳥又生下嘴巴較厚的後代,使乾旱時島上都是嘴巴較厚實的鷽鳥。雨量多時,植物生長較小的種子,這時嘴巴厚實的鷽鳥較難咬到種子而餓死,留下嘴巴較小的鷽鳥,牠們又生下嘴巴較小的後代。因此當你在雨季造訪這些島嶼,你會發現島上的鷽鳥都是嘴巴較小的種類。

達爾文的發現顯示聖經中記載的生物從不改變其樣貌是錯的,其實生物一直在改變中。他也指出在古代的生物與我們現在所見到的生物樣貌大不相同。促使生物外形改變的原因非常殘酷,是因為某些個體搶不到食物餓死,留下那些可以在當時搶得最多食物的個體 (比如上例,旱季時嘴厚佔優勢、雨季嘴小佔優勢)。達爾文稱這種生物受環境影響而改變形貌的現象為『天擇』,就是說由自然界選擇最適合當時生存的生物留下來,其餘一律淘汰。另外,達爾文還暗示,我們人類也是經由這樣的過程,慢慢由猴子演化而來。

如果說哥白尼的地動說讓人們大為失望 (啊,原來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啊……),那麼達爾文的天擇說則大大的傷了人類的自尊心。一直以來聖經中所說,人類是神創造出來管理萬物的,是按照著神的外貌創造出來的,這會兒都被達爾文的天擇說給推翻了,原來人類與動物沒有多少差別,與猴子、猩猩的關係更相近,根本不是什麼神的代理人,而祇是普通的生物之一。

你可以想像當時的社會、教會勢力給予達爾文多少壓力。為達爾文說話的一些科學家也一併被列入教會黑名單,人人得而誅之的。

但是這些科學家有被教會勢力所打倒嗎?沒有。他們找出更多證據來支持達爾文的天擇說,而教會的神創論卻因為找不到任何證據可支持而節節敗退。神創論的唯一證據就是聖經:『那是神說的話的記錄,一定不會有錯』,問題在於沒有證據證明那真的是神所說,並由旁邊的助理先生、助理小姐即席記錄下來的話語,所以這個證據等於沒有。

相對於神創論的毫無證據,達爾文的天擇說則獲得普遍的科學支持。在醫學上、在現代分子生物學上,新的證據一再支持達爾文的說法。因此,在一大群不畏勢力脅迫的科學家努力下,神創論退出主流,由達爾文的天擇說進入教科書中。

第三個例子是愛因斯坦的相對論。

愛因斯坦發表相對論時,他祇是一個沒沒無聞的圖書館員,學歷也僅是大學畢業。但是他所發表的論文並沒有受到其他科學家的忽視,相反的,相對論被尊崇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發現之一。

上述三個故事顯示,科學家並不會去忽略真理。即使一個新的學說看起來有多麼的離經叛道,但祇要是新學說能更好的解釋一些現象,就有無數的科學家願意為此新理論拋頭顱、灑熱血,再兇惡的人也阻止不了科學家去追求真理。科學家也不會忽視小人物說的話,祇要那是一個有道理的話語。愛因斯坦的理論並沒有因為他是一位圖書館員的身份而遭到忽視。科學界不會去封殺一個說法,在科學界,好人終會出頭。

如果這些例子都距今太久,讓人無法體會,那麼我就說說去年的事。

去年,一位研究狂牛症的科學家帶著家人要出門時,全家人在家門口被埋伏的歹徒亂槍打死。這已經是近年來第四起因為研究狂牛症而被殺的科學家了。因為科學家告訴人們,吃了患有狂牛症的牛肉可能會使人類的大腦也發生病變,因此建議大家不要吃英國、美國這些有狂牛病疫情的國家的牛肉。他們的勸告使許多養牛的人血本無歸,因此雇殺手殺死這些研究狂牛症的科學家。

但是科學家們是不是因此就放棄研究狂牛症了呢?並沒有,還是有許多科學家在研究狂牛病,因為他們認為大眾的安全比起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因此,雖然生命遭受恐怖攻擊的威脅,但是這些科學家仍然做著他們認為對的事。

好的,話題回到西醫 (現代醫學)。現代醫學也是科學的一支,有無數的醫學研究人員在進行著科學研究。如果今天真有什麼比現代醫學更好的醫學,一定會受到大家的支持,就像科學家不畏生死支持地動說、天擇說一樣。

現在要治療瘧疾都是讓病人服用奎寧這種藥物。但科學家怎麼發現奎寧的呢?他們是發現在瘧疾肆虐的地區,部落的巫醫會取下金納樹皮給病人服用,之後病人的病情就會有所好轉。巫醫的說法是:『金納樹是太陽神賜給人的禮物,它吸取了太陽神的能量,因此能治療瘧疾的惡寒。』科學家並不滿足於這樣的說法,因此對金納樹皮做分析,發現是裡面的奎寧這種物質可以治療瘧疾,日後就在藥廠中生產奎寧,而不再摘取金納樹皮了。

這個例子說明,真正有療效的治療方法,不論看起來多麼奇怪,科學家也會去探討其原因。所以,倪海廈醫生的指控並不真實。當然,科學家、醫學專家之中確實也有許多為了賺錢不顧人命的老鼠屎存在,但是如果倪海廈醫生覺得所有的科學家都是這樣的人,那也未免太過輕視一些辛苦工作,不求報償而祇為探求真知的科學家了。

那麼,為什麼中醫無法受到重視呢?

你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