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21日 星期五

沒收一台手機之後

昨天在上課時沒收了一台手機。

這是我第一次沒收學生的物品,晚上回家後針對此事回想了一整個晚上。結果發現,對於這整件事情,我的處理方式很有問題。

整個事件過程大致如下:

班上有個同學,上課時總是很難將心思放在課堂中。我上課時得不時的要求他坐好、將課本打開、不要聊天……,昨天也不例外。祇不過,這次在我糾正過他後不久,他開始看著桌面底下,久久未能將目光重新移至黑板。走近一看,他正玩著一支手機。

『嗯,手機交出來!!』

學生心不甘情不願的交出手機:『老師,這不是我的手機啦!!你不能沒收啦!!這是我前面女同學的,她回家會被媽媽罵啦!!』

『這不是我的問題,這是你的問題。如果你上課要玩手機,你就要想過手機有被沒收的可能性。所以,要如何彌補那位女同學,是你要想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

因此我帶著沒收的手機就回到辦公室了。沒多久,三個同學出現在我眼前。

『老師,手機還我們啦!!那個女同學已經在哭了,她很擔心耶!!』

『我祇問當時是誰在玩手機,我就從誰那邊沒收。至於手機是誰的,她是不是在哭,我說過了,那不是我關心的問題,那是你們要關心的問題。』

『老師,快點還來啦!!』

『老師,要不然我明天好好上課,你就將手機還給我。好不好?』

『明天再說,看你的表現,及我當時的心情決定。』

聽了我這句話,學生心不甘情不願的走了。

這就是昨天的情形。而我覺得處理的很差的一部份就是那句:『明天再說,看你的表現,及我當時的心情決定。』

事後回想,學生聽到我的回答後,根本無從知道他有沒有可能拿回手機、也不知道該如何與我進行一場雙方都能接受的交易。很有可能發生的是,學生認為他祇要表現良好,我就會將手機還給他。因此他盡量表現,但因我心情不佳,仍然不將手機還給他,致使他認為我是在故意整他,師生關係因而僵化。

這一切,都是肇因於我祇給了模糊的答案,而沒有給予一個明確的答案與遊戲規則。

想到了這一點,因此在第二天上課時,我在講台上向手機被沒收的學生道歉:『對不起,我也是第一次沒收同學的東西,所以處理得很不好。我昨天說的模糊不清,所以現在我要重新說一下遊戲規則。如果你今天上課時沒有講任何一句話、沒有趴下去睡覺,也沒有將腳伸到隔壁同學的位子上,我就將手機還給你。如果你沒辦法達到我的要求,那手機祇好再繼續留在我這邊一天。』

聽了我的遊戲規則,這位同學果真一整節上課都很乖巧,下課後我也將手機還給他 (其實我內心大大的鬆了一口氣,沒收這麼貴的物品心理壓力還不小,弄丟了就糟了)。

事後想想,說出那麼缺乏專業的對話也真是丟臉到家。修教育學分時要寫教案,其中有一欄是『評鑑方式』,也就是說設計教案時也要考慮到教學時如何評量學生是否有專心聽講、真正獲得學習?而這個評量方式必需是可具體操作的,而非泛泛之論。

寫論文時,針對文章使用的名詞要給予一個『操作型定義』,讓讀者瞭解在何種情況下可以與作者針對特定名詞達成共識。這無非是希望訂出一個可共同遵循的準則,讓作者與讀者能在這個準則之下進行溝通。

因為缺乏明確的遊戲規則,使學生難以與我達成共識,差點就將我與學生之間的溝通管道封住了。許多老師都知道『訂出清楚明白、可遵循的規則』對於班級經營的重要性,而我,祇能說,還需要多學習。

Technorati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