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27日 星期六

讓我氣到爆炸的中華電信

我們學校用的網路頻寬是目前岌岌可危的亞太固網。在亞太固網的負面消息傳出之後,中華電信非常想搶入我們學校,擴展其光纖上網業務。

說起來可能有許多本校教師不相信,但我們學校確實是使用光纖上網,頻寬 100M,集縮比 2:1。這是台中市教育局一直在推動資訊教育的一項成果。

[@more@]

我在 2005 年 8 月接任資訊組時,台中市教育局正在推動校園光纖上網。那時我們學校是以一條 1.2MBite/128KB 的 ADSL 上網,而與教育局簽約的廠商方案有兩家:亞太固網,100MByte 上網、集縮比 2:1 (意思是尖峰時段會有另一個機構與我們學校分享這 100MB 頻寬)、每月 3650 元、綁一年約。

另一家是中華電信,同樣是 100MByte 上網,但集縮比是 15:1 (尖峰時段同時會有其他十四個機構與我們共同時使用這 100MB 頻寬),每月 6000 多元 (我不記得確切數字,但知道價格差很多。),要綁三年約。

這麼明顯了,我一定馬上選擇亞太固網對不對?

錯了,其實我一點興趣也沒有。 實際上,我是滿想在家裡牽這樣一條光纖;但在學校?那可不不不!!

首先,我們學校原本 1.2mb/128kb 的線路頻寬仍未達 1/2 線路負載,實在沒有必要更換為較貴的光纖上網。

第二,如果駭客要啟動 DDOS 攻擊,或是要利用僵屍電腦做為跳板,頻寬越小他們越不感興趣。我是大肉腳,對於駭客來來去去毫無所知,祇有瘋了才會再開條 100MB 的坦蕩大道讓他們策馬急馳。

家中申請光纖,覺得有異狀時大不了電腦重開、重新安裝也就是了,反正才一台電腦,耗不了多久;可是學校有 250 台電腦啊。 之前潤玲當組長時,學校爆發病毒攻擊事件,潤玲與幾個電腦維修公司人員每天跑上跑下找問題點,等問題解決,已經是一個多月後的事了。

找行為模式固定的病毒都很難了,更何況要處理更加聰明的人 (駭客)?所以要我換成光纖,實在是一點動力也無。

第三,我剛交下教學組工作,但也還在幫接任的許組長排課表,每天半夜兩三點還在學校排課表,哪有心情管什麼光纖不光纖?

所以這件事就這樣被我擱在一旁,直到半年後。

2006 年 1 月開了台中市資訊組長會議,會中提到:『目前台中市中小學,國中部份尚未申請光纖上網的祇剩兩所學校,希望這兩所學校趕緊申請。』喔,被點名了,那祇好摸摸鼻子申請。

我問了幾所申請亞太固網及中華電信的學校使用狀況如何?兩者價格相差那麼多,會不會服務大打折扣?使用亞太固網的學校一致表示雖然沒什麼可以大加稱讚之處,但也都還算滿意,夠穩定,一旦斷線修復極快。使用中華電信的學校所給的評語也是差不多。

既然兩者評語雷同,那麼就選擇便宜的方案吧!!所以我們學校從去年二月開始使用亞太光纖上網,頻寬從原本的 1.2MB 大幅提昇為 100MB。

100MB 有多快呢?我有次要從台南縣網下載 OpenOffice.org,檔案大小是 87mb,我點了一下,電腦完全沒反應;我又點了一下,還是沒反應。我連點了三、四下,完全沒有反應。我以為是我的 Firefox 當了,關掉它準備重開。

關掉 Firefox 才發現在桌面上有三、四個 OpenOffice.org 檔案,每個都是 87MB 大小。也就是在我點下連結的那一瞬間,下載檔案的視窗還來不及跳出來,87MB 大小的檔案就已經下載完了。

很快對不對?可是這一年來,老師們根本感覺不到網路速度的提昇。因為,雖然我們連到其他教育部所轄單位速度真的還滿快的,但多數時間老師、學生瀏覽的是 Yahoo、無名小站之類不在教育部 (局) 內部的網站,所以我們連接到教育局之後,需要再從教育局連至 Yahoo、無名小站。

而很不幸的,教育局對外頻寬並未大幅提昇,造成我們連線至教育局速度飛快,但是連線到其他網站,速度不但未見提昇,反而還有減緩的現象 (可能是同時間有太多光纖上網的學校在搶教育局對外頻寬)。因此,學校內的老師根本感受不到光纖上網的好處,三不五時就向我抱怨網路超慢。

實際上,我觀察一下流量統計,過去一年來,100MB 的頻寬,我們很少用到 1MB 以上 (因為教育局對外頻寬卡死了,想快也快不了),如果繼續用較便宜 ADSL 還是可以過關的。所以這一年用光纖上網給我的感覺就是一整個無言:貴、沒發揮預期功效、還讓我寫了一堆公文。

而現在這個讓我一整個無言的光纖又要簽約了。本來想說繼續用亞太固網即可,但是王又曾投下一顆未爆彈,讓我每天觀察亞太固網的最新消息,看是要繼續簽約還是趕緊跳槽。

這時候,中華電信廖姓業務員出現在我們辦公室了。

他告訴我亞太固網快倒了,希望我們趕緊換至中華電信,我心中則想起早上在經濟部網頁上看到的公告:『亞太固網營運一切正常……』不知道哪一個訊息才是正確的。

看看他拿來的型錄,上面有甲、乙、丙、丁四種方案。甲、10MB 上網一個月 3300,需簽約 24 個月;乙、10MB 上網,一個月 3000,需簽約 30 個月;丙、100MB,集縮比 (15:1),每月 4000 元,需簽約 30 個月;丁、喔,我忘了。

我看到這個型錄,對他說:『這也未免和亞太固網的條件相差太多了。我怎麼跟校長說得出口?說我們學校要從 100MB、集縮比 2:1、每月 3650 的方案改成你們中華電信慢了近十倍、簽約期長了三倍、還貴了 300 多元的方案?除非亞太固網明天就倒了,否則想都別想。』

廖姓業務員:『嗯,不管怎樣,如果學校還是決定與亞太固網簽約,我們希望你們能通知我們一下,告訴我們為什麼要選擇他們不選我們,讓我們輸得心服口服。』

我心想:『我已經跟你說的這麼明白了,你們的產品祇有人家十幾分之一速度,你還有什麼不服的?』懶都懶的理他。

過兩、三天,他又出現,相當的積極。『組長,我們有最新的校園方案,請參考一下。』

看了一下,比兩、三天前的方案好一些,速度有提昇了,但還是差得遠。除非亞太立即倒閉,否則根本不列入考慮。

就這樣,他每兩、三天就拿新的方案來學校要我考慮轉至中華電信,問題是實在還與亞太固網差的遠,型錄丟著,我根本不想細看。我每次也都跟他說:『如果你們有更好的方案,就拿給我,不要拿這種跟別家廠商差很多的方案給我,根本沒得比。還有,不要每次來就條件更好一點,我沒興趣與你玩遊戲。亞太固網的方案是直接開在教育局網站上的,每個人都看得到,你每次來就提出好一點的方案,顯然還沒到底,你直接開最好的方案給我。我沒時間慢慢玩!!』

但他還是每次來就提稍微好一點的方案給我,讓我對他越來越沒耐性。

前天,我在桌上又看到型錄,上面有一張標籤寫著:『校長轉交。』這時我已經不是沒耐性了,而是開始對這個廖姓業務員不爽:『幹嘛,跳過我,型錄直接丟到校長室去了?』

昨天,我接到廖姓業務員的電話:『陳組長,我們希望能辦一個公開的說明會,將我們的產品向貴校公開說明。我們不希望看到這一個案子就被你們私相授受的決定了。我們希望有機會說明我們的產品,大家公開的競爭。』

『廖先生,我很嚴正的警告你,什麼叫做私相授受?我說過了,你拿你們的型錄來,祇要你們的方案比亞太來得好,我一定二話不說,馬上建議學校換。如果比亞太稍差一點,考慮到亞太有倒閉的可能,我們也會換。但是你們的方案是差了人家十幾倍,你叫我怎麼換?』

『什麼要公開的競爭?亞太固網的方案就在教育局網頁上,那才是公開。你們的方案每天都在變,根本不敢放到網路上,這叫公開的競爭?你有沒有說錯?連個公開的方案都不敢提出來,你還有膽說我是私相授受?』我就祇差沒跟他說我已經全程錄音,準備告他毀謗了。

今天下班前他又來找我,一面道歉一面推銷:『對不起,我昨天話說的比較快,可能有說的不恰當的地方,實在對不起。不過還是希望你們能與我們簽約。』他告訴我有最新方案,聽他所說,我覺得這方案已經可以稍加考慮了,但要簽三年約還是讓我很不能接受。

忍著一肚子私相授受的鳥氣,我儘可能心平氣和的說:『一定要簽三年嗎?這是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希望至少要降成一年半。亞太是簽一年,你們不降到一年半,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說你們的比較好。』

『而且,我希望是看到書面的資料,而不是你這樣跟我口頭上說「保證絕對給貴校最優惠」。口頭說說做不了準的,我要的是白紙黑字的保證。』

實際上我覺得這個方案真的是可以考慮了,所以雖然前一天被氣到,但今天我的口氣還挺和緩。

『這已經是最優惠方案了,不可能再變了。至於書面資料,我可以過幾天再拿給你。』

『好吧,我考慮一下。』

『那我去拜訪教務主任、校長一下,跟他們說明一下好了。』

『不必了,我才是業務執行單位。我將你給我的方案與亞太的一起呈上去,說明各自的優缺點,然後再由校長決定即可。校長對這些東西不是那麼瞭解,你去找他,祇是浪費校長的時間而已。』

『好。那我走了。』

沒幾分鐘,校長室打電話下來,要我上去。我想,嗯,是不是校長在使用這幾天啟用的新郵件信箱上有困難要問我,畢竟是一個新的系統,用不順手也是正常的。正想著要怎麼教校長使用新信箱比較好,一眼看到廖姓業務員在校長室內,我就氣爆了。

走到校長室內,校長問我一些話我祇能嗯嗯啊啊的回應,因為氣到不知道怎麼說話。

『校長,我們這個方案很不錯,連線速度祇比亞太慢一點而已。』

『是這樣嗎?』校長問我。

『是的。的確是這樣。因為實際上是在教育局那邊卡死了,所以其實用哪一家,網路的速度差別並不大。』

『嗯,那考慮到亞太現在狀況很不好,我們就換中華電信好了!!至少中華電信不會倒,比較保險。』

我當場也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我實在不想在校長室與業務員槓起來、一項一項拆他的台。那除了給校長帶來困擾外,就祇有丟自己的臉了。所以祇好先向校長告退,下樓回教務處了。

廖姓業務員跟著我離開校長室:『組長,我跟你去教務處拿空白簽約單給你。』

我在樓梯間就爆炸了!!從頭到尾我都是對他用吼的!!

『什麼拿空白簽約單給我?告訴你,不用了!!你說我私相授受,這是對我個人的傷害而已,我還可以忍受。你直接去找校長是什麼意思?這就是你說的公開競爭?方案比別人差那麼多,連個像樣的東西都拿不出來。要你們拿正式書面資料出來,說什麼是機密,不能公開。一點也無法保證的東西你叫我怎麼敢用?現在直接用校長來壓我,強迫我們學校所有人使用你們比較差的網路?接連兩天給我搞麻煩,你還想拿約?你給我滾!!』

呯的一聲,我將他擋在教務處門外,不讓他進來。他在門外觀望一陣,心中大概想說校長已經答應簽約了,所以就放心的走了。

下班後,我氣頭過了,打手機給校長:『校長,抱歉,我們可不可以先不要跟中華電信簽約,再等個幾天?』

『為什麼?』

『校長,跟您解釋一下,第一個,他們的連線速度比亞太慢了十倍。連到 Yahoo 這些網站的確是因為卡在教育局的關係而沒有差別,但是在教育網路內部還是有很大的差別。第二個,他們要簽約三年。校長,您還記得去年這個時候我們還在用 1.2mb 的 ADSL 嗎?之後一換我們就直接跳到 100mb 的頻寬。電信服務的成長一日千里,一簽就簽三年真的太久了。到時候別人使用的是 1GB 的頻寬,我們還在用 100mb (而且還是集縮比 15:1) 的線路。』

『喔,那真的是差滿多的,那當然不能簽這麼久的約。看你決定怎樣,你就要求他們吧!!如果沒辦法達成你的要求我們就不要簽。不過你剛剛怎麼不在當場說出來呢?』

『對不起,校長,我那時實在腦筋一片空白,不知道要怎麼說。不過,謝謝您,我再與中華電信業務員聯絡,我會要求他們最多簽一年半的約。』

看到這邊,你可能會問:『不是說頻寬都卡死在教育局了嗎?不是都祇能用到 1mb 的頻寬嗎?那三年後就算別人用的是 1GB 頻寬,你們用的是 100mb 頻寬,有差嗎?反正都卡在教育局那邊。』嗯,目前狀況確實是如此。但教育局總會有提昇頻寬的時候,因此我們也得準備好,等著教育局的頻寬提昇時就可以好好利用這個資源。

所以,得到校長應允後,我馬上打電話給廖姓業務員:『請問是廖先生嗎?我是向上國中資訊組長。』

『喔,老師你好,有什麼事嗎?』雖然下午被我吼過,不過他的聲音滿平靜的,大概還很開心簽到一份三年的約吧!

『我們不會你們簽約,我已經向校長報告過了。我再說一次,你們的方案這麼差,我們不會與你們簽約。』

他的聲音忽然緊張起來:『對不起,我……』

『你不用向我道歉,我不可能接受你的道歉!!你今天下午去找校長,給我們帶來許多困擾。首先,你以為我們校長吃飽沒事做每天等著接待你們這些業務員就好了是不是?第二、找校長有什麼用,我說過了,校長對於網路方面不是那麼瞭解,你找他談祇是浪費校長的時間,而且可能因此讓校長做出錯誤的決定,這是陷校長於不義。』

『第三,我是業務承辦單位,你跳過我,直接找我的上司,等於是要利用校長來牽制我的選擇。如果我現在不是打電話給你,而是直接打電話跟你的上司說你表現極爛,直接在你上司面前罵你一頓我想你就可以體會我現在的感覺。』

我腦海浮起『課長島耕作』中,島耕作因為大雪,無法準時將公司年曆送至客戶家中,結果島耕作的上司去客戶家跳舞平息客戶怒氣的片段。

『雖然我對你非常不爽,但祇要你能拿出比亞太更好的方案,我還是會按捺住個人對你的厭惡,照實建議學校更換為你們的方案。不過我一切以書面為主,口頭承諾我完全不考慮。簽約年限如果不能降到一年半以下,你連拿都不用拿過來。我不管你們是要專案處理還是怎樣,反正我祇看書面資料。還有,資料放在我桌上就好,我完全不想見到你!!』

『是,組長,我就按照你們的規則來走。我絕對不會再去找校長,我祇將資料放在你這邊。不過我會去找校長談學校增加電話線路的事……』

我又爆炸了:『你是在搞屁啊?!又去找校長?最清楚電訊設備的是總務處,你直接去找總務處洽談就好!!你以為校長整天很閒嗎?我剛剛說的話你給我當屁話?告訴你,有什麼好的方案,你送過來給業務承辦單位就對了,其他不用多說,我們沒興趣跟你慢慢玩。就這樣,再見。』

掛掉電話後,我想起巴菲特的老師格雷厄姆提出來的『市場先生理論』。格雷厄姆說市場先生對我們有用的是他的報價,而不是他的智慧,如果市場先生看起來不太正常我們就可以忽略他或是利用他這個弱點。

我想這位廖姓業務員會對自己的客戶說出『私相授受』的話,大概是可以好好利用的吧?所以我雖然曾經被他氣得一肚子火,但還是會心平氣和的等待他的新報價。反正我越理性贏的機會就越大,就看他星期一怎麼出招報價了。

Technorati : , , , , , , ,

2007年1月26日 星期五

[影片]日本怪鯊 - 擬鰻鮫

昨天的新聞,日本漁夫抓到了一種生活在海面下 600-1000 公尺的鯊魚。

牠的頭大大的,有六對鰓裂,身體長的有些像鰻魚,屬於六鰓鮫目的擬鰻鮫,目前我們所知的六鰓鮫目鯊魚僅有四種,非常少見。

嗯,鰓裂是什麼呢? 鰓裂是脊索動物在咽的兩側成對出現的裂孔,是脊索動物呼吸時水流的通道。在水中生活的脊索動物 (如魚) 終生保有這個構造;而陸上生活的生物,比方說我們人類,就祇有在胚胎時期才會出現鰓裂了。

如果看過吳郭魚,你就知道在吳郭魚的鰓外面有一個硬硬的蓋子,叫做鰓蓋。吳郭魚鼓動鰓蓋時,可以讓水流經鰓,藉以獲得水中的氧氣。鰓蓋這個構造,在魚類普遍存在,但是在鯊魚、魟之類我們稱之為『軟骨魚』的魚類中是沒有的。

鯊魚既然缺乏鰓蓋,牠們也是有方式讓水流可以通過鰓,那就是利用牠們的鰓裂收縮,引起水流讓水通過鰓。 所以鰓裂對於鯊魚的重要性,就像鰓蓋對於吳郭魚的重要性一樣。

不過,這種鯊魚的鰓裂看起來還真是讓我爬起雞皮疙瘩啊…… :O

相關資訊:

  1. 慧君老師網頁
  2. 鯊魚的分類
  3. 維基百科上的 Frilled shark

Technorati : , , , , , , , , ,

2007年1月15日 星期一

錯覺:一直盯著你看的小恐龍

我們常說眼見為憑,但其實我們的眼睛常常出錯。

底下就是利用眼睛錯覺所做成的小玩具。當你閉上一隻眼睛,祇用一邊的眼睛看著它的時候,會發現不論你走到哪邊,小恐龍都會一直看著你 (影片中的小恐龍經過攝影機攝影,已經消除了雙眼立體視覺,所以看影片時不需要閉眼睛也可以看到它在轉頭)。

如果喜歡它的話,可以從小恐龍的家: Grand Illusions 官方網站下載一個 pdf 檔案,列印出來,按著線條折好,就可以玩玩看了!!:)

這個小玩具有其他的版本:這個是用愛因斯坦的臉,不論從哪個角度看,愛因斯坦都會看著你喔!!:)

ps: 這個影片好久好久以前看過,但以前沒有用 blog,也沒有黑米書籤,所以看過後就遺失其網址了。今天在這裡看到有人介紹它,很開心的趕緊放上 blog,大家可以玩玩。

Technorati : , , , , ,

2007年1月10日 星期三

圍牆內外 -- 參訪全人中學 (二)

2007.01.03 全人中學的八位同學與一位老師到本校訪問。

主辦人是就讀全人高三的陳同學。她在全人看到許多學校學生到全人參觀,但參觀後就沒了下文,使她一直無法瞭解外界是如何看待全人中學。所以她帶著幾位對體制內學校感到好奇的同學一起來本校參觀。

[@more@]

我們原本安排全人的同學先參觀慧君的教學,讓參訪的同學先感受一下不一樣的授課方式。找慧君的原因,一來是慧君上課真的很棒,雖然是新任教師,但是對教材的掌握、教師的專業,以及授課內容具創意性,都讓學生對她崇拜有佳。其實不僅是學生,旁聽過幾堂課的我,對慧君也是崇拜的不得了。

找慧君示範教學的第二個原因是,她是教務處的支援教師,就坐在教務處內,跑都跑不掉。好康的都沒份 (為了避嫌),壞事第一個想到她。

在參觀慧君的授課後,安排參訪同學觀看潤玲指導廣電社與剪輯社學生採編的影片:『向上國中 39 週年校慶專輯』,以及之前參訪全人中學時拍攝的影片。最後兩校的學生進行座談。

這是原本的計畫。

安排參觀慧君的授課原意是希望讓全人的同學瞭解,體制內學校的教學其實不盡然就是無聊的。但很遺憾,全人的同學對參觀上課無興趣,他們希望能直接與向上的學生直接面對面座談,所以取消了參觀慧君授課的行程安排。不過,潤玲還是請他們先看完兩部影片再座談,否則對本校一點概念都沒有,不知從何談起。

祇不過,這場座談會還是很失敗。

全人同學的事前準備並不充份;相對的,因為之前邀請過崇建到校對同學演講,在演講前安排學生閱讀崇建的書,因此他們對全人中學多少有些瞭解。廣電社的學生更因參訪過全人中學,所以印象更加深刻、有許多問題想向全人同學請益。

基於雙方的資訊不對等,導致整場座談淪為本校學生詢問、全人同學回答的形式,這倒像是記者會,而不是座談會。座談會後,我們對全人中學有更多認識,但反觀他們對本校的認識恐怕就增長有限。

在座談會後,我找了機會與隨隊的張老師談談上次參訪全人中學的感想。我老實告訴張老師 (以及在旁兩位全人高中生),參觀後我對全人中學的課程很失望。我所見到的幾個老師,如果放到體制內學校,恐怕都是不適任教師。

張老師說他有看到我在 blog 中提到這一部份,那的確是全人較弱的地方。因為當初創校的老鬍子就是希望與體制內學校完全斷絕關係,因此在教師的選聘上,甚至會有點傾向於找完全沒有授課經驗、沒有修過教育學程的應聘者。因此,這些老師的教學不好,是可以想像的。

但全人並不擔心這一點,因為祇要讓學生有完全的自由,他們發覺自己的興趣後,大可自行學習,補足之前未學的部份。

我對開放教育的觀點有些認同,但是實際進行時卻有許多矛盾存在。比方說,五歲的孩子被逼著學鋼琴,跟 40、50 歲的人自主性的想學鋼琴是有很大的差別的。

五歲的小孩即使是被逼著學琴的,但他學習鋼琴的進展幅度極有可能比 40、50 歲大人的進展幅度快得多。因為學習是有黃金期的,過了這一段黃金期,可能要花費十倍、二十倍的氣力才能有相同的學習效果。

所以,為了不要造成學生學習的痛苦與抗拒,我們不應逼學生學習;但為了他們的學習成效著想,還是應該讓他們及早進行學習。

怎麼突破這樣的局面?每位教師的想法可能有很大的差異。而我認為,應該引導學生,讓學生覺得學習是有趣的,使得我們不逼他,他也願意自己接觸知識。而這就引出全人中學的另一困境。

就我在全人的觀察,教師授課差,並非缺乏教學技巧所導致;更重要的原因在於教師缺乏教學熱情。

原因之一可能在於學生沒有學習動機,因此教師獲得不到回饋,久而久之就失去了教學的熱忱。

全人中學現在有 68 位學生。在參訪全人之前,我猜想這些同學都是無法適應現行體制內學校的學生,所以可能頭上都長著角。參訪那天我們看到其中 40 幾位同學,讓我很訝異的是,那 40 幾位同學來到體制內學校都可以算是很乖的學生,尤其現在公立學校零拒絕,沒有三大過退學,真是什麼樣的學生都有,所以體制內教師面臨的困境其實比全人來得高。

然而體制內學校的教師仍努力的燃燒熱情、想要帶好學生,而在全人參與的課室觀察,我比較看不到那種熱情。

教師具有業務員、推銷員的特質,他要將自身的知識、規範推銷給學生,使學生樂於消費。一個沒有熱情的推銷員,又怎麼能期望客戶願意接受他推銷的產品?

因此我向張老師表示:『缺乏熱情,這才是我所觀察到的全人中學教師亟需改進的部份。』我衷心期盼全人能在這一方面能有改進,這才是學生之福。

相關文章:

Technorati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