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13日 星期二

記憶中的氣味 (下):神秘的香氣

大二的時候沒抽中宿舍,因此祇能搬到東海別墅租房子住。剛好舅媽的大哥家就在東別,我就去租那裡。

那是一棟三層樓的民宅,一樓可以停放摩托車;二樓包含我在內,有三個住戶,都是我們班的同學,三個人共用一間浴室;三樓住三個靜宜大三的學姐,她們也是同班同學,她們三人在樓上也是共用一間衛浴。

因為整棟樓才六個人住,在樓梯間見面的次數多了,從點個頭,到聊幾句話,到後來大家都熟了,偶爾約一約,六個人一起出去吃飯,或到東海逛逛。

大二時『牧草學』這門課每個人得種一小方地的玉米當學期作業,玉米成熟時,我們也邀學姐一起到田裡採收我們自個兒種的無農藥玉米。

隨著我們一次次的出遊,我漸漸發現,似乎每次與這三個學姐走在一起,就會聞到一股淡淡的香氣。

每個人多少會有自己的體味,而且,這個體味還會隨著時間而有改變。以我自己為例,一直到實習那年,我身上都還充滿著嬰兒喝奶後散發的那種乳臭味。每天換下來的衣服丟在洗衣籃中,隔天洗衣籃就會飄出濃濃的乳臭味。我的朋友都笑我是乳臭未乾的小子。不過這一兩年聞不到這味道了,不知該喜該憂?

有些人身上會帶著洗髮精的香味、沐浴乳的香味、洗衣精的香味……隨著他們改用不同的洗髮精、沐浴乳、洗衣精,身上的味道也會隨之改變。

有趣的是,兩個不同的人即便使用了相同的洗髮精、沐浴乳,散發出來的香氣濃烈程度也不盡然相同。

我們有個大學同學祇要打從我們身邊經過,不需要回頭就可以知道:『喔,可欣來了。』因為她身上飄著濃郁的香氣,僅此一家,別無分號,聞味辨人,絕不出錯。據這同學說,她身上的香味是洗髮精的味道,但她們寢室大家共用洗髮精、沐浴乳、洗衣精,卻祇有她散發著香氣,她也說不上來是為什麼。

儘管她不知道何以祇有自己香氣濃郁,但大家都聞得到她的香味,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會散發香味。就像我也不知道為何身上會散發乳臭味,但大家都聞得到我身上有乳臭味,我也知道我自己身上帶著這種味道,這是沒有疑問的。

但,與樓上三位靜宜學姐出門時,我所聞到的那股香味就詭異多了。因為,祇有我一個人聞得到,其他五人都說:『沒有啊,哪有什麼香味?』

後來,我發現味道從一位張姓學姐身上飄逸出來,而且那味道越來越濃烈。不過,大家還是告訴我:『沒有啊,哪有什麼香味?一定是你這個嚴重鼻塞的人產生的幻覺啦!!』

但這確實不是幻覺。有幾次我們三個住在二樓的同學聚在一起聊天的時候,我忽然說:『ㄟ,張學姐回來了!!』過幾秒鐘,果然學姐出現在樓梯口。

同學很好奇問我:『你怎麼知道學姐回來了?』『因為我聞到她的味道。』這時候同學才相信我真的是有聞到香味。但他們還是什麼味道都聞不到。

之後的發展就越來越奇特了。

最開始的時候,學姐必需站在我身邊我才聞得到味道,所以祇有我們六人共同出遊時,我才聞得到香味;之後,祇要出現在樓梯口,我就知道她回來了。最後,她大概在兩條街外,直線距離 100 公尺以上,我就可以接收到她的訊號。

(100 公尺是估計值。我們同學發現,每當我說:『學姐回來了』十多秒後,就會聽到樓下大門開鎖的聲音。依照學姐騎摩托車的速度推算,我說:『學姐回來了』的時候,她應該還在距離我們住處兩條街以外的地方。)

有次,我覺得整個房間塞滿了學姐的香味,往樓上喊道:『學姐啊,妳現在在做什麼?』『我在洗衣服!!』之後祇要我發現房間內香氣濃郁到聚集形成一堵厚牆,我得在這堵牆內撞來撞去的時候,百分之百,學姐一定是在三樓洗衣服 (還好,學姐散發出來的是香味。如果是臭味,那想來就覺得可怕!!)

我們聊天時,不時討論到這個問題。

『ㄟ,祇有 Yukie 你聞得到味道,可是我們都沒聞到,現在是怎樣?你這個嚴重鼻塞,平常根本沒有嗅覺的人,現在反而聞到我們感受不到的味道,這怎麼可能?』

『可是 Yukie 每次講學姐回來了,她就真的回家了。沒一次弄錯,所以應該是真的有聞到什麼味道吧?』

『你感受到的該不會是費洛蒙 (pheromone,註一) 吧?不過怎麼可能,學姐是人,又不是昆蟲,怎麼會釋放費洛蒙?』

但在這次聊天之後不多久,我們得知其實人類也會釋放費洛蒙。人們發現,住在同一間宿舍大學女生,生理週期會逐漸同步。

這個現象經過研究後,在 1998 年 Martha McKlintock 發現,原來女性生理期同步的現象,是受到費洛蒙調控的結果。

該研究也發現,越強勢的女性所釋放出來的費洛蒙越能控制她人。所以,往往是寢室中最強勢的那個女孩子生理期來了之後,其他人的生理期也隨之到來。至此,我們才知道原來人類也會釋放費洛蒙。

但是,就算人類會釋放費洛蒙,似乎也無法解釋我所遇到的現象。

目前的研究發現,費洛蒙會與鼻腔內一個稱為犁鼻器的構造結合,之後犁鼻器將接受的訊息傳遞至下視丘而發生作用。但費洛蒙畢竟是一種分子,在空氣中藉著擴散作用傳播,其速度不會太快。

至少,我覺得不會比學姐騎摩托車的速度快。總不可能費洛蒙分子已經從兩條街外擴散到我的鼻腔內,但學姐騎著車還要十幾秒才到家吧?所以這個推論應該不太容易成立。

想來想去也不知道我聞到的是什麼味道,久了也就忘了這件事。

這個香味的疑問在一次觀看 Discovery 的鯊魚節目時,又被我從記憶中挖掘出來。

我們知道,在海中滴下幾滴血液,馬上就會引來許多遠方的鯊魚,因為牠們對於血腥味十分敏感,祇要一點點濃度就可以感受的到。但是血液中的氣味分子如果也是慢慢地、慢慢地擴散出去,恐怕要過許久許久之後,才會有鯊魚聚集到血液滴下之處。然而,鯊魚的聚集是非常快速的,這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鯊魚並不是直接碰觸到氣味分子,牠感受的是氣味分子所造成的電位的改變。

當血液滴入水中,會引起水中電位的微小改變,而這個電位的改變可以非常快速地傳遞出去。鯊魚的鼻子一感受到水中電位的微弱變化,牠就知道有犧牲者出現,可以在第一時間就往獵物出現的方向移動。

我覺得我遇到的情況比較類似鯊魚接受血腥味的方式,所以,我們的鼻腔內也有感受電位改變的受器嗎?我不知道這個答案,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

祇是,我遇到的情況雖有再現性,卻缺乏普遍性。我祇能聞到學姐的香味,也祇有我聞得到這個味道。就算有接受電位改變的嗅覺受器,祇能接受到一個人的氣味,這也太奇怪了……

附註:

註一、費洛蒙是在生物體內製造,接著被排放至環境中,用以傳遞訊息的物質。同種生物的其他個體接受到費洛蒙時,通常會出現行為或是生理的改變。例如許多昆蟲利用費洛蒙求偶、劃分疆域。早期祇在昆蟲及低度演化的哺乳類中發現費洛蒙,但 McKlintock (1998) 研究發現人類也會釋放費洛蒙。

人類接受費洛蒙的受器與一般的嗅覺受器並不相同,稱為『犁鼻器』,祇能感受到費洛蒙分子,而不能與其他氣味分子結合。

註二、學姐現在服務於台北縣的小學,我與她還有聯絡,但已多年未見面。如果再見面,是不是還能聞到香味,我也不知道。

Technorati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