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18日 星期日

我為什麼想要學韓文?

前一陣子收到了幾封朋友轉寄來的信件,是作家劉墉寫的文章。讀過之後,發現他真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我國中時候好喜歡劉墉的文章,買了他許多的書,還盡量尋找他發表的文章來閱讀。劉墉的書一向不厚,輕鬆就可以讀完一本。他在文章中講的故事給我許多啟發與省思,常常是一面讀他的文章,腦海裡一面想著:『喔,原來事情還可以有這樣不同的想法。』對於國中時代的我,那是非常不一樣的經驗,吸引我一本一本的閱讀。

不過,上了國三之後,漸漸覺得他的書沒有新鮮感了,來來去去就是那麼些內容,無法滿足我的求知慾望。

我這麼說並不是要抱怨劉墉是一個『不成長的作家』,相反的,我相當佩服他對於自己文章的定位。

堅持自己的路線

我常覺得消費者是一群很難搞的人。比方說一位歌手紅了、出了幾張專輯之後,如果後來出的專輯與之前的專輯同質性太高,有些消費者會覺得:『怎麼聽來聽去都是類似的歌?真是不長進!!我幹嘛花這麼多錢買類似的歌曲?』所以有一群消費者會選擇離開,不再購買這位歌手的專輯。

如果歌手的曲風改變了,可能又會有消費者認為:『怎麼曲風變成這樣?我不喜歡這樣的曲風!!』所以曲風改變也可能有另一群消費者選擇離開。

作家寫書也是相同的。如果他一直不求變化,一定有些讀者覺得煩了、膩了,而與這位作家的作品漸行漸遠。但如果作家就是持續的在這個主題書寫,漸漸的他就能建立起一塊特殊的疆域來。

今天,我要送一本書給我的爸媽,我不會選擇劉墉的書;但如果我今天要送書給朋友唸小五、小六、國中的孩子,我會認為劉墉的書相當適合他們。這個年紀的孩子讀了劉墉的書可以引起更廣泛閱讀的興趣,讓他們願意接觸更多的書籍。

事實上,我覺得劉墉的書比課本適合學生多了。

詹宏志在『一生的讀書計畫』中提到就他所知,很少人是因為在小時候一開始就讀了可藏諸名山的經典巨著而啟發了一生的閱讀興趣。喜歡讀書的人是因為與書發生過美好的經驗,才誘使他願意繼續一本一本的閱讀下去。

我的國中時代早已遠去,已經記不得以前的課本有些什麼內容。但是借來學生的國文課本,翻開後,實在很難不讓人呵欠連連。這些枯燥乏味的課本內容,要讓學生與書發生美好的經驗,進而培養他們的閱讀興趣,基本上我覺得還挺難的。

也許有人會認為課本內容是要傳遞文化知識,讓每一代的人獲得共同的文化陶冶,形塑一國人民的共同記憶,讓一國文化得以傳承下去。古典文化或許難了一些、枯燥了一點,但不在課本內放入這些看起來很枯燥的內容怎麼可以?

講到這邊,我就想到我此生惟一一次想要學習韓語的經驗。

從小我就對於韓國人極為厭惡,我也不知道是怎麼產生這樣的印象的,不過我就是覺得討厭!!不止覺得韓國人討厭,他們的語調實在不好聽、文字又不符合我的美感,實在很難讓我對韓國有一絲一毫的興趣。

因為對韓國沒好感,所以當我妹去日本交換學生時,認識了一個韓國朋友,並帶她回來台灣學習中文,這位韓國朋友在我家住了一年,我也祇向她學了一句『早安』的韓文。因為我實在不喜歡韓國這個國家,所以沒有動力去學習韓文、韓語。

但是,在 2002 年,我有一股衝動想要學習韓語。

街舞程式 D-Player

如果有在 2002 年去過資訊展的人,應該都對底下這段影片有一些印象。

影片是我從 D-Player 這套教街舞的程式轉錄出來的。D-Player 是 2002 年開發出來的程式,主程式才 1mb 左右,十分小巧,人物、背景、舞步都是可以替換的,每個檔案都小小的幾百 KB。音樂採用 mp3,所以也不佔空間。但這個小小的程式,卻可以做出非常有趣的事情來。

網路上有人自行設計 D-Player 人物,所以可以找到無敵鐵金剛的人物檔、蜘蛛人的人物檔……,下載了這些人物檔,就可以讓卡通人物一起來跳舞。嫌一個人跳舞不夠熱鬧,簡單的幾道指令,就可以把個別的人物組合成舞團,讓一群人一起跳舞,熱鬧的很!!

因為這程式太有趣了,促使我到 D-Player 官方網站上搜尋音樂、舞步與人物檔。但我無奈的發現,官方網站都是韓文,沒有英文網頁可以觀看。雖然有簡體中文頁面,但祇有一、兩頁,無濟於事。因為它完全以韓文寫就,因此,我完全看不懂這個網頁。

這種挫折是很大的!!明明程式這麼有趣,可是卻因為卡在語文這一關,讓我無法有更多的接觸。我當時心裡浮出一個念頭:『那就學韓文吧。至少要知道怎麼查字典!!』

這想法一浮現,我『啊哈』了一聲,這想法太熟悉了!

以前玩任天堂紅白機的電視遊樂器時,望著電視螢幕上的日文,我發誓要學好日文。所以,沒人教的日文,我學的比每天要上課,上了好幾年的英文來的好。

一切不過就是『興趣』罷了。

或是說,『具有誘因』。

產生興趣才有學習

上了大學之後,雖然還是去修了日文課,但是因為我對於電視遊樂器已經失去興趣 (不過最近的 Wii 還挺好玩的 XD ),所以日文可說是完全沒接觸了。在東海校園內散步,遇到日文老師,除了第一句『kudo sense(工藤先生)』是日文外,後面都是用中文了!!老師嫁來台灣這幾年中文進步很多,所以我就直接用中文交談了。

反倒是以前每次都考零分的英文 (高三下學期三次段考加三次模擬考,六次考試總分零分,考了兩次補考才畢業),因為大學、研究所都是英文課本、英文期刊,要想在大學活下去,英文是不得不接觸的。在這個強烈誘因及長期接觸下,我的英文進步到還不算太差的程度。

回到我們的課本上。

我打開國文課本,說實話,那些文章實在引不起我任何興趣,除了『考試』之外也沒有任何誘因讓我去學習。如果我是一個對於考試分數一點都不關心的學生 (國中又不像大學有 1/2 制度),國文課本真的是於我如浮雲啊!!

所以,我對許多團體:『為了讓文化得以傳承,我們要在課本中加入○○○╳╳╳』的呼籲感到好笑。因為這麼一來,你祇是把學生更加推離你想要讓他瞭解的那些東西而已。

我們國中的課程中有沒有日文課?有沒有韓文課?都沒有!!可是,我相信,對於德川家康事蹟瞭如指掌的人,一定比對李白事蹟如數家珍的人多。能夠畫出東京、大阪相對位置的人,一定比知道南投縣在台灣什麼位置的人多。

日本、美國與韓國將他們的文化經由漫畫、戲劇、電玩推展出去,讓人產生興趣而願意接觸、學習。我們似乎祇懂得用說教、用枯燥乏味的課本來做相同的事。如果我這一輩子祇接觸過課本,我一定會對所謂的中國文化以及閱讀這事感到十分厭惡的啊!!

所以感謝劉墉,他持續的在相同的領域中創作,不會因為出版社倒了、舊作絕版而使新一代的學生讀不到他的文章。他不停的寫,讓一代一代的學生讀過他的文章後對於閱讀產生興趣,願意閱覽更多的書籍。

雖然我國中畢業後就沒再讀過劉墉的書,但前幾天接到朋友傳來的信件後,我覺得劉墉的貢獻可比那些祇會想盡辦法將學生推離閱讀、推離課室、推離文化的團體高出許多啊。

還有,之前會建議潤玲邀請九把刀來演講也是相同的原因。我自己並不喜歡九把刀的文章,可是我知道學生會喜歡,這樣就夠了。雖然九把刀有些書是十八禁的,但那需要的是老師在旁輔導,而不是禁止學生閱讀九把刀。寫十八禁的何止九把刀一人?關鍵字打下去就一堆了。

所以,讓學生對閱讀產生興趣,但由家長與教師在旁輔導,我認為這才是比較好的方法。妄想要在課本內解決所有的事,恐怕其結果卻是落得一場空。

ps1: 後來我有沒有學韓文呢?答案是沒有。因為在大陸的網站上看到,必需要繳錢才能下載舞步。空有人物檔,沒有音樂及舞步,這程式沒什麼作用。所以學韓文的誘因就消失了。

ps2: 我今天想到,嗯,也許他們是故意要讓課本如此枯燥乏味的吧!!這樣有錢人家的孩子,有機會接觸到課本以外的書籍,得以發現閱讀的樂趣,能夠透過閱讀獲得知識;窮困者祇能接觸到課本,脫離校園環境後恨不得一輩子不要再看到書本、文字。於是在知識的獲取上富者益富、貧者續貧,階級之間的鴻溝越來越難跨越。

Technorati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