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1日 星期一

我的超能力

去年四月 (2007.04),教育部委託台師大辦理學生學習成就測試,各校要派兩個老師到其他學校擔任主試,因為潤玲與我都沒課就被派出去了。

依照規定,我們到居仁國中辦理測試。從全校二年級的學生中,抽取 60 位學生集合在圖書館及圖書館旁的教室進行測試。測試完,將所有卷子封箱,居仁國中教學組長說:『啊哎,忘了記錄學生的班級座號,沒幫他們請公假。看來要一班一班問有哪些學生被抽出來了。』

『妳需要名單嗎?我把我監考的那間教室的學生名單寫給妳!』底下就是學生的名單及當天的座位表:

林○祥 陳○瑄 何○陞 陳○菁 江○禧
張○均 何○妤 孟○玉 郭○尹 林○德
羅○憲 黃○凱 邱○歆 許○睿 陳○婷
唐○伸 施○ 劉○錡 楊○榕
賴○鴻 匡○文 吳○娟 許○鳴
丁○峰 何○倫 江○頤 曾○綸
蔡○璉 陳○鈺 林○瑩

[@more@]

之前學校辨理卡內基訓練時,有一個活動是要向他人介紹自己覺得最適合當教師的一項特質。我想了想,我最適合當教師的一項特質可能就是我很能記住學生的名字吧?

有個學生來到辦公室,我問她:『佩琪,有什麼事嗎?』

她的眼睛瞪的老大:『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我代過妳們班一節課啊!!所以知道啊。』

『可是我在班上算是很靜,都沒有什麼聲音的學生耶。不少教我們班兩年的老師都還叫不出我的名字,你才代一節課就知道了喔?』

『嗯,對啊!!我記得。』

過了幾天,我在走廊,遠遠看到一個女孩子跑過來跟我打招呼,是佩琪。許多人際關係的書都會建議要想辦法記住見過面的對象的姓名,這會給對方一種受到尊重的感覺。直到那一天,佩琪跑過來跟我打招呼,我才確確實實的感受到單單祇是記住學生的姓名就能讓學生多開心!

不過,記住學生的姓名不單祇是會讓學生開心而已。

有天,去代花藝社的課 (社團老師請假,交待我讓學生自己做花藝作業就好,我等於祇是看著學生而已。) 有個學生在底下講話,我叫她:『李○郁,做自己的作業就好,不要跟別人說話。』她一聽,眼睛瞪的老大:『你怎麼知道我名字?』

『我兩年前去代過妳們班生物啊!!妳坐在最旁邊一排的第三個位置,剛好在柱子的旁邊。』她剛好與佩琪同一班,我代過課的班。

『你真的記得耶!好可怕!你不說我都忘了我以前坐在哪個位置了說。』

平常她也是個讓老師頭痛的學生,但那節課被我叫過一次名字之後,一直到下課,她都很乖的在位置上,沒再搗亂過。後來,我代過許多生物課,很多比較調皮的學生被我叫過名字之後也都安份了許多,讓我覺得『記住學生的名字』這件事不需要花太多工夫就可以達到很好的班級經營成效,真是太值得了。

當然,我叫這些調皮的學生姓名,不是看到他們調皮,然後去找座位表再叫出姓名;而是一進去上課,上到一半,學生開始測試代課老師的容忍度開始做亂的那一刻直接叫出他們的名字,這樣才能讓學生感到很震驚,不敢造次。

學生總是不可思議的表情:『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我聳聳肩不置可否。

通常這時候會有幾個比較皮的學生遮著自己的學號問:『老師,那我叫什麼名字?』『你叫 XXX,旁邊那位叫○○○……』講了三、四個同學的名字,表演完一輪,學生覺得我很神奇,知道他們的名字,覺得我有超能力。我揮揮手表示不玩了,把學生拉回課本,通常可以支撐到下課不用再管學生。

不過,學生不知道的是,其實哪有什麼超能力?還不是一進來就偷看座位表,把座位表背起來的關係?;)

那麼,我是記憶力很好的人嘍?其實並不是,我是一個記憶力很差,老是忘東忘西的人。大三的時候,我到父親服務的藥廠打工。有天,我的主管在對其他人吩附事情時,提到了 DNA 這個詞。我當時覺得:『哎啊,這個詞好耳熟啊,我在哪聽過?』想了一天,到了下班後才想起來。

好歹我是個生物相關科系的學生啊,DNA 這個詞都能忘的這麼徹底,實在是滿腦袋豆腐渣,記憶能力超爛一把。

那麼,我怎麼能在上課短短幾分鐘內就將學生姓名記起來呢?其實說穿了不值一文,我的記憶方法不過就是善加利用『複習』罷了。

我多次跟實習老師提到,上課儘量不要拿著課本,空出雙手來,把授課內容背起來不拿課本,空出雙手可以多做許多肢體動作。不過,我代課時倒是拿課本的,主要是要把座位表夾在課本之中。因為我內容已經記在腦海中了,所以我看課本的目的不是看內容,而是看座位表。每隔幾秒鐘抬頭看看學生,再低頭看一次座位表,一看再看,到了學生開始做亂的時候我大概已經看了十幾、二十次了。

看座位表當然不是要短時間之內就將整班學生都記起來,我不是記憶大師,沒那個能耐。我看座位表祇記幾個特定的學生。

每個班總有一些學生是讓人特別注意的,比方說特別高、特別壯碩、頭髮很捲……,總之,他們就是會讓人特別注意他,我就先記住這幾個學生的姓名。有了這幾個點之後,再慢慢拓展成線:他的前後左右同學姓名、他所在的排頭、排尾同學叫什麼?這樣一來,上課十分鐘之後記住十位同學,要來表演一下不成問題。至於能不能展拓成面,那就要看時間允不允許了。

有時候運氣好一點,遇到班級同學姓名容易利用『聯想法』進行編碼,那就可以更快速記憶,比方說現在的 319 班。兩年前我第一次踏入他們班,看到座位表,我的腦海裡就浮出一幅畫:

有株芙蓉長在水塘邊,在水裡映出倒影 (映蓉);水塘邊有個木製的告示牌寫著不准釣魚 (法昭);告示牌上掛著一條小毛巾 (小巾);天上飄著幾朵黃色的雲 (黃芸) 以及幾根飛羽 (俊羽);地上掉了一封信,寄件人署名大禹,所以這是大禹的信函 (禹函)……

因為 319 同學的名字都很特別也易於聯想,全班近 1/2 的同學納入了我腦海裡浮出的這幅畫,一節課開始沒多久,我就將班上同學記住了一半;其他時間用來記住另一半難以利用聯想法記憶的同學,第二節課再複習一下,我就可以不用看座位表叫出全班同學的姓名了。

利用複習以及聯想法,讓我得以記住許多學生的姓名。雖然我每年祇上一個班的生物課,理論上應該很少學生認識我,但因我常有代課機會 (全校才六個生物老師,我又課最少,祇要有生物老師請假就是我去代課),所以,每一屆的學生我都可以認識一、二百位。而且學生認為我記得住他們的名字,有受到尊重的感覺,所以還滿樂意與我打招呼:『ㄟ,代課的自然老師耶!!』

走在廊道上,一路走過去,許多學生跑來打招呼的感覺,實在是滿爽的。這是小投資大收獲、一本萬利的好買賣,讓我每天都能很開心的去上課,所以我認為記住學生姓名這一點是我最適合當老師的特質。說破了不值一文,但確實是能夠收買學生的超能力啊!:)

Technorati : , , , ,
Del.icio.us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