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日 星期日

給實習老師與師培生的建議 (三)

台大經濟系駱明慶教授幾年前在他的部落格發表了一篇名為『貴族小學?』的文章,在計算公立小學與私立學校的費用之後,駱教授寫道:

如果再加上土地、房舍等租金成本,(公立小學) 真實的成本恐怕不止二十萬元,這或許還不及康橋小學的學費,但其實已經遠遠超過許多傳統辦學聲譽不錯的私立小學了。 因此,當人們被電子媒體激起對「貴族學校」反感的同時,或許應該想想,為什麼每年二十萬的成本,換來的卻是品質和貴族學校如此天差地別的公立小學?

這篇文章刊出後,有公立學校老師到駱教授的部落格抗議,認為貶低了公立教師的努力。但我認同駱老師提出的『公立學校並沒有比較便宜、品質卻比較差』觀點。

先來算算成本的部份。

讓我們設想一個非常極端的例子,假設台灣的每戶家庭都是由一對夫妻及一個小孩所組成,每個家庭收入均相同,因而所得稅率相同。

公立學校的所有費用是由政府所提撥的,所以這些錢的來源就是人民所納的稅;因為我們假設每個家庭收入相同、繳的稅相同,所以這些教育經費由每個家庭平均分攤相同金額。

依駱教授以 93 年台北市教育經費做的計算,每位學童外顯教育成本為 18 萬元。因為每個家庭收入相同,也祇有一個孩子,所以每個家庭必須承擔自己的孩子所需的 18 萬元教育經費。祇是這 18 萬元並不是一次繳清,而由家長納稅逐年繳交。

當我們看到公立學校每個學期的學費祇有幾千元,認為公立學校很便宜的時候,卻忘了其實我們是在逐年攤還這些教育成本。把一輩子所繳納的稅款中支應教育經費的部份加總起來,18 萬的教育經費還是一毛錢都跑不掉。

因此,就我們這個極端的例子看來,公立學校對於一般家庭的負擔不見得比私立學校輕;祇不過公立學校是多年攤還這些教育成本,私立學校是在就學期間就將這些教育成本付清。

以現實的狀況來說,台灣國民生產毛額 (GNP) 是 17294 美元 (主計處 97.02.21 最新資料),換算起來,國民平均薪資約在 16000-17000 美元之間,假設是 16500 美元好了。因為是平均值,因此我們可以約略猜想有一半的人高於這個薪資,一半的人低於這個薪資。

如果你的薪資高於 16500 美元,那麼你繳的稅就會比另一半的人高,你繳的稅金支應教育成本的部份也會比較高,用以彌補其他年收入不到 16500 美元的家庭少繳的教育經費。

所以,對於年收入高於 16500 美元的家庭來說,教育經費是高於 18 萬元的 (逐年攤還);而年收入低於 16500 美元的家庭,教育經費就少於 18 萬元了。因此對於這個社會所得高於 16500 美元的那一半人而言,孩子就讀公立學校其實比就讀私立學校來得貴上許多。

對於所得高於 16500 美元的人而言,他付出了比就讀私立學校多的教育經費,但是他的孩子獲得的教育品質有比私立學校好嗎?

這個問題不用複雜的分析,祇需看家長競相將孩子送至私立學校就知道家長心目中的公立學校教學品質是如何了。

但是公立學校教學品質差,並不是因為公立學校的老師教學效能較差的關係,有很大部份原因應該是在於『干擾較多』。

公立學校屬於政府公部門,政府的一道行政命令就可以干預公立學校的運作。比方一綱多本對於學生的學習較好?還是一綱一本對於學生的學習好?這是一個值得討論、值得深入研究的議題。

但是,不論哪個方案比較好,政府的一道命令,強迫全台灣公立學校於 92 年開始推行九年一貫教育,一律採用一綱多本;96 年,台北市長一道命令,所有台北市公立學校一律回歸一綱一本。公立學校的學生與教師,完全沒有選擇餘地,祇能接受這樣的操弄。

公立教師如果基於教育的良知選擇抗命,那麼橫在面前的是法庭訴訟,工作被解聘 (多的是人想要這個職位),學生的受教品質不會有明顯地改善。

而私立學校哪需要管政府的政策變動呢?如果學校經由多年的實務經驗檢討後,發現一綱多本比較適合,那麼就採用一綱多本;如果發現一綱一本比較適合自己的學校,那麼就採用一綱一本,不受制於他人。

因為私立學校有著不受干擾的優勢存在,因此,一個真正有心於教育的私立學校,其辦學績效絕對優於公立學校。這不是公立學校教師不努力的關係,而是公立學校就是存在這樣結構性缺陷。

再者,現在的教育法規定『零拒絕』,也就是說,不管什麼原因,學校都不得拒絕學區內學生入學。而且常態編班,強迫每班均為異質性編班。於是有情緒障礙、智能較弱……的學生都被編入一般班級了。

這些學生需要較多照顧,所以老師將八、九成的精力放在這一兩位學生生上,其他學生家長感受到自己的孩子被忽略、或害怕被傷害,而要求轉班。但公立學校不准轉班,於是這些不滿意的家長有一部份會選擇將孩子轉學至私立學校。

學生轉學至私立學校的狀況,會隨著少子化時代的來臨更形增加。因為每個家長的孩子變少了,他對於每個孩子能投入的教育資源變多了。原本每個家長有十個孩子的時代,家長無法負擔每個孩子都上私立學校的學費;現在祇有一個孩子,私立學校的學費不再是一個過於沉重的壓力,一些家長就會選擇將孩子送至私立學校。

所以可見的未來裡,公立學校會因為『少子化』及『家長用腳選擇』這兩個因素而急速萎縮,人事凍結、教師淘汰制的啟動都是指日可待;另一方面,公立學校教師會發現自己對輔導、特教知能的需求日益提昇。

因為重視教育的家長將學生轉學至私立學校,而家庭功能不彰、家長失業無力負擔私立學校學費、隔代教養等家庭的孩子留在公立學校,希望藉由公立學校教師的努力,能幫助孩子向上流動。教師面對這些學生,所需著重的已不祇是課業的問題,如何輔導學生、幫助家長重新建立家庭功能,會是日後工作的重點。

考慮這樣的可能性之後,實習教師與師培生就必須仔細想想,到底自己適合面對什麼樣的學生?是要到公立學校教程度中等偏下的學生,還是要到私立學校教程度中等偏上的學生?

要到公立學校面對一個人事縮減,自己可能被踢出來的未來;還是想進入私立學校,面對一個一早起來發現學校倒店的未來?或是根本就考慮改行,不進入教師這個行業了?

種種因素都值得還未進入現場的實習教師、師培生好好考慮一下。

Technorati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