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1日 星期二

學生物有什麼用?

剛剛在一個老師的 blog 中看到一篇文章:『學國文可以做什麼?

那位國文老師聽到學生說:『學國文有什麼用?』讓她難過了一陣子,因為她從小就覺得國文很有趣,也很重要。

我想會質疑學國文有什麼用的人,可能質疑點不在於整個『國語文』本身,而在於『課程內容』吧?比方說背了那些古人的身平、諡號對我可有任何的用處?

其實這是我們的考試引導教學的困境。

我是教生物的,很多內容我也覺得學生不必懂啊,青蛙是『真交配』還是『假交配』對於學生有什麼差別嗎?就算學生不知道,青蛙還不是假交配的很開心?學生知道了,青蛙也不會變成真交配啊!!

[@more@]

但其實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生物界現象,為什麼青蛙要採用這樣的生殖方式?喔,是為了增加受精作用成功的機率,讓牠有比較多的後代延續香火,很有趣、很棒的一個生殖方式。

講到這邊,可能有些學生眼睛發亮:『太好玩了,我以後也要像 Yukie 老師一樣唸生物相關科系!!』但還是可能有些學生覺得無趣:『哎,好難懂。青蛙與我有什麼關係?幹嘛學生物?』

如果與考試無關,OK,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興趣,我也不會強求什麼。但不幸的是,這會考耶!!所以這些覺得生物無趣的學生就得痛苦的學習生物這一科。

對於這些覺得生物無趣的學生而言,他們不覺得瞭解青蛙的生殖方式有什麼重要性 (其實我也不覺得有什麼重要性),所以他們一定會發出:『學生物有什麼用?』的疑問。

不過對於那些覺得生物有趣的學生而言,有用不有用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這個學科『很有趣』!!

我覺得教育重要的是,讓學生覺得『有趣』,他以後可以把這些內容當做一生的志趣,成為未來一生的目標;或是可以把這個學科當作一個業餘的興趣,是在工作場合被折磨的不成人形後撫慰自己的一點點嗜好。

也就是,他未來可以因為接受過教育,而有較多的選擇。

但是也必須尊重每個人的興趣並不相同,我喜歡生物這一科,不代表每個人都必須喜歡生物,我尊重他們不喜歡這一科的自由 (但是我會努力讓他們喜歡XD )。

不過,一旦牽扯上考試,學生就沒有了這樣的自由,強迫大家什麼都要學的後果,就是學生從學校畢業後覺得如獲重釋,一輩子再也不想碰書。

然後,發現不碰書也活的下去啊!!『那為什麼我們需要讀書?為什麼以前需要讀國文?』

然後,我們也找不到理由來說服他們,因為確實不讀國文、不讀生物也活的下去啊!!我們怎麼跟他們說因為讀國文、讀生物很有趣?他們記憶中祇有當初被強迫讀不想讀的東西的痛苦,哪裡跟『有趣』扯的上關係了?

那位國文老師也提到她的長輩說:『讀國文系有什麼用?』

其實我也常建議學生,如果沒有特別興趣的話,儘量選讀自然組。

當醫生、當科學家卻能寫的一手好文、出書膾炙人口的例子並不少,如小野、侯文詠就是一例。可是反過來說,讀了人文科系,卻能當好醫生、好科學家的並不多。

前環保署長林俊義原讀台大外文系,後來出國讀生物博士,而且還成為大師級人物算是極少數的特例。

由此看來,並沒有特別的理由需要讀國文系,因為要寫作似乎不唸國文系也可以做的還不太差。

不過這是就『沒有特別興趣』的學生所給的建議,對國文特別有興趣的,這個建議就不適用!!:)

講的拉里拉雜,似乎失焦了。

我想說的祇是:『想辦法讓學生覺得有趣吧!!』

至於努力之後還是有些學生不喜歡,那我們要接受這個事實,因為就是世界上有各式各樣不同的人,這個世界才有趣,不需要因為一些人不喜歡我們的專業就覺得難過。:D

Technorati : , , , ,
Del.icio.us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