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2日 星期四

學校全面使用自由軟體,將是一場大災難

今天早上在 ZDNet Taiwan 看到一篇 Richard Stallman 專訪,他說學校教育應祇用自由軟體

雖然我很喜歡使用自由軟體,但我覺得目前的情況下學校全面祇使用自由軟體絕對是個大災難。

自由軟體是由軟體工程師在工作之餘花心力寫的程式,這些程式可能與軟體工程師自己的需求有關,也就是說,很偏向某個領域,而未必能與一般人的使用情境相符。

[@more@]

比方說,GIMP 很強大,可是,有幾個學生需要用到這麼強大的功能?國小、國中學生需要可能祇是在人物相片上加道閃電表示震驚、加朵小花表示甜蜜蜜、加個火焰代表憤怒……用 GIMP 來操作,這些工作非常的累人。

但是如果改用 PhotoImpact,很簡單就可以做到。你還可以設定閃電要有多少分岔、閃電要是什麼顏色、閃電要多強烈、火焰要燒的多旺盛……,學生很容易在相片上發揮創意,這是 GIMP 之類的程式所無法比擬的。

雖然我很厭惡 PhotoImpact (因為它的 Layer 功能與 Photoshop、GIMP 的 Layer 概念差太多,讓我對 PhotoImpact 一整個討厭),但是不能否認對學生而言,PhotoImpact 比 GIMP 實用。所以,針對國中小編寫的資訊教科書,通常以 PhotoImpact 作為繪圖程式範例,即著眼於它的方便性。這些資訊教科書不會教國中小學生 GIMP、Photoshop、CorelDraw,因為學生不需要這麼強大的繪圖程式。而 PhotoImpact 的易用性、功能也不差,就成了教科書編者的最愛。

你說學了 GIMP 會對 Layer 的功能、色階功能有所瞭解,日後可以應用的範圍較廣。這當然沒錯,但是在有限的教學時間內,是要教一些未來不見得用的上的理論?或是要教一些可以立即應用在生活之中的能力?

我們現在將學校活動記錄做成影片,自由軟體沒有好用的影片剪輯程式,所以我用的是會聲會影。強迫使用自由軟體的話,就是這些記錄都無法做成。

研究所時我改念教育研究所,接觸到質性研究。做質性研究的軟體,商業的 Nvivo 一套學生價我記得是 28900,能夠不花錢我也希望用自由軟體啊,畢竟對學生而言 28900 可是天文數字。但很不幸,自由軟體可以說沒一個能用的。

全面使用自由軟體或許可以發掘一些天生的軟體工程師,但也犧牲了許多天生的畫家、剪輯人員……

全面使用自由軟體是一個理想,但是這個理想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祇要軟體工程師不能夠真正貼近一般使用者的使用環境,設計出來的自由軟體就永遠無法滿足各行各業的人,全面使用自由軟體的理想就無法達成。

Technorati : , , , , ,
Del.icio.us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