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7日 星期日

兒童讀經的優與劣

這幾天有人在網路上問『讀經』的問題。對於這個活動,有人贊同、有人反對。因為我對讀經完全不瞭解,所以就上推廣者王財貴教授他們所建立的『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網站,下載了他們的『學術論文』來閱讀。

我讀的第一篇是:

李美昭 (2002)。兒童讀經對國小低年級兒童認字能力及國語成績影響之研究。

讀一下研究動機、文獻探討,我發現文獻的部份幾乎由翟本睿 (民89)、王怡方 (民88)、王財貴 (民84、民85、民90b) 這幾篇文章包了大部份的頁面。

問題是,王財貴教授是李美昭的指導教授。

不是說不能引用自己指導教授的文章,但是通篇都是自己指導教授的論點,給人的感覺就是:『因為我的指導教授說讀經好,所以它就是好』!!

可是,指導教授有沒有說錯?有沒有他人的支持?在論文中看不到這一部份的論點,整篇論文實在是很薄弱。

而且,引用了那麼多篇王財貴教授的文章,卻祇有一篇,唯一的一篇,民90b 那篇,是國科會研究成果報告;其他五篇,有的發表於『讀經通訊』,有的發表於『國教輔導』,都不是嚴謹的學術論述。

不僅如此,李美昭的的碩士論文發表於 2002 年,但引用的論文發表時間晚於 1992 年的有:

中文:39 篇 (通訊、報章投書不計算。)
英文:5 篇

其他都是超過 10 年的論文了。

讓我們想想 10 年前……嗯,網際網路剛盛行沒多久,電腦還祇有一部份人在使用……10 年的改變好大啊!!

但是她引用的大部份文章都超過 10 年,而且都是報章投書居多,會不會太老舊 & 太不嚴謹了呢?這是列在他們基金會上面的論文喔!品質卻如此貧乏?

由此看來,讀經,可以說是學術理論相當薄弱。

不要說會有家長懷疑讀經的效用啦,我自己是教師,看到這些論文也不贊同讀經了。因為看起來不像是科學的、有理論基礎的教育活動。

再者,在其網頁上列出來的五篇論文,我讀了兒童讀經那三篇 (我是國中教師,不是做成人教育的,所以另兩篇沒有閱讀),我發現三篇都有同樣的問題,就是沒辦法區分『讀經 v.s. 閱讀』之間的差別。

三個人在文獻探討部份都花了很長的篇幅討論讀經對於陶冶人格以及群育、美育的效用,結果:

李美昭做的是讀經與認字能力的研究
陳珈合做的是閱讀動機的研究

那前面文獻探討的部份提那麼多讀經對人格陶冶的優點是在做什麼呢?根本就文不對題!!

而且這兩篇論文不用讀經,改讀金庸小說也可以做。要說讀經比金庸小說或白話文小說好,在她們的論文中也缺乏這樣的論述,無法證明讀經確實有比讀金庸小說優良之處。

王財貴教授的另一個研究生廖彩美做的『自我概念』探討,就與讀經宣稱的功效比較有關。

廖彩美的問卷題目如下:

   1. 你喜歡讀經嗎?
   2. 你以後會繼續讀經?
   3. 讀經後,班上同學的行為有改變嗎?
     (1)變得比較聽話比較乖
     (2)變得比較不愛吵架
   4. 讀經後,你自己的行為有改變嗎?
     (1)變得比較聽話比較乖
     (2)變得比較不吵架
     (3)變得比較壞
   5.讀經後,班上同學的功課表現比較好嗎?
   6.讀經後你覺得自己的功課變得比較好嗎?
   7. 讀經後,我對自己比較有信心
   8. 讀經後,我覺得自己背書速度變快
   9. 讀經後,我覺得自己讀書比較專心
   10. 讀經後,我覺得自己講話比較有內容
   11. 讀經後,我覺得自己記憶力增強
   12. 讀經後,我覺得自己比較有氣質

得到的結果是,五點量表問卷,多數學生填答結果是 3。廖彩美將這個結果認定為學生認同讀經的效果。

但是看一下她的五點量表設計:選 5 代表完全符合、4:大部份符合、3:符合、2:大部份不符合、1:完全不符合。

在 3 與 2 之間,沒有中間選項,直接從『符合』跳到『大部份不符合』,如果一部份符合、一部份不符合,恐怕也祇能填 3。所以大多數學生填答 3 的意思其實不能代表認同讀經,而恐怕是持平的意見。

如果抽離 3 的答題比例,則問卷的第 1 題至第 4 題中,回答『完全符合』加上『大部份符合』的總人數都少於『大部份不符合』加上『完全不符合』的總人數。

第 7、12 題,學生感到較有自信、較有氣質,這倒不錯。但是對照 3-(1) 的話,雖然自己感到較有氣質,可是其他人並沒有覺得班上同學有變化啊!!XD

也就是說,在人格陶冶這一塊,讀經活動完全看不出有任何成效

但是第 5、6、8、11 題,關於成績、認字能力的部份,學生大多持肯定答覆 。

也就是說讀經活動對於學生的識字能力、閱讀能力可能是有幫助的,但這就回到前面的問題了,這與讀白話文小說有什麼不同?

為什麼不讀學生可以懂的白話文小說,而要去讀一些學生不見得懂的古書、要求學生先背下來以後再理解?為什麼不讀一些學生現在就可以理解的書?

如果做一個『讀白話文小說』的對照組,會不會反而比讀經的實驗組成效更好?

身為『財團法人臺北市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官方網站提供的資訊,這三篇論文完全沒辦法說明讀經有什麼『有別於讀白話文小說』的好處,實在是很失敗的官方網站!!

現代的家長有不少是大學畢業,其中很多人是唸理工類組,最重視的就是證據。如果讀經活動能有益處,家長們應該都能欣然接受。然而讀經活動完全提不出任何證據支持自己的理論。

如果老師們硬要推動這個沒有明顯益處、效益可能比讀白話文差的讀經活動,實在很難讓家長相信教師的專業啊!!

Technorati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