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0日 星期一

重點是誘因

之前曾在文章中提到『Evil Capitalism Heroes』這個站台,那時說過,要轉他的文章過來,不過一直沒轉。剛好今天提到誘因,就將他兩篇關於『誘因』的文章轉過來。

這兩篇文章是發表在他的舊站台,不過都被砍除了,所以無法提供原始連結。

==

28/07/2005
重點是誘因

最近台灣棒球又烙賽了
簽賭滿天飛
我看了實在也很沒力
想到之前支持的三商解散
現在支持的中信可能也不玩了
好像天生帶賽的感覺

有人一定會問
為什麼又來一回呢??
很多人又大聲疾呼
要嚴厲保護管制球員的行為
我聽了實在覺得很沒力
我不知道台灣政府或民間
到什麼時候才會了解
管制
是最糟糕的措施
短期或許會有效
但是長期是不會有效的
重點還是在誘因上面

有人說
台灣人愛賭
所以害了職棒
這根本是胡說八道
你去Vegas一趟就知道了
賭博是人的天性
沒有那一國人不愛賭的
重點是機制設計和誘因的引導
只有這兩個部份做得好
才能真正有效遏止放水歪風

如果你看過了教導人民賭職棒最不遺餘力的中國時報
你就大概知道
為什麼會有放水球了
分三個面向來看問題好了
一個是莊家
一個是賭博的參與者
一個是球員本身

莊家最大的功用就是開盤口
開盤口涉及到經驗和研究功力和機率的高等問題
一個好的莊家
開出來的盤口
會讓這個盤口既具有吸引力
吸引很多人來參與
又使自己站在穩賺不陪的地步
舉個例子
世界杯足球賽
如果賽前大家都看好巴西隊
巴西對開的賭盤是1賠1.5
你賭一萬
如果真的巴西隊贏
那你能賺到15000元
但是假如大家都賭巴西隊
而後來巴西隊也獲勝
那莊家可就慘了
所以莊家要想辦法吸引其他不看好巴西隊的人進來參與
例如日本隊
開的盤口是1:5000
那如果你賭一萬
日本隊真的贏了
你就會贏5000萬
因此
這時候就會吸引不少冒險性大的賭客進場
這些資金就會在巴西隊獲勝後
協助莊家攤平虧損
好的莊家會讓他其他隊的賭資
超過巴西隊獲勝的賠償
這樣
就會是個好莊家

而像職棒這種兩隊對賭的方法又有點不一樣
會有所謂的讓分
例如
今晚中信對決兄弟
中信的投手假設是煙火江好了
兄弟隊的投手假設是過去對決中信常常獲勝的胖伸
煙火江之所以為煙火江就不會白當煙火江
上場常常被對方幹全壘打放煙火
胖伸也當然就是屠鯨能手
那這場對決
如果是簡單的對賭
那一定是賭兄弟隊獲勝的多
那莊家一不小心
可就要跑路了
所以
一定要有讓分才行
假設中信隊最近貧打得要命
那開出來的賭盤
可能就是兄弟一賠一
讓中信三分
也就是你賭一萬元兄弟贏
除非兄弟以3:0或6:1…等三分以上的大差距勝利
你才能贏得兩萬元回來
落在這三分勝負以內的兄弟獲勝場次
賭資就落入莊家口袋裡面
而賭中信贏了
其誘因可能是一賠四
如果你賭一萬元中信贏
那中信贏了
你就拿到了五萬元

基本上
長期來說
如果還要加上賭博的手續費的話
賭盤盤口不要開得太差
莊家理論上是穩賺不賠的

而賭博參與者
基本上希望的
都是一個公平的莊家提供一個他們鬥智的場合
例如再舉上面那個煙火江對決胖伸的例子
有一個賭徒
去觀察中信隊練球時發現
煙火江最近的控球進步不少
重要的
他心態上
已經有所進步
對於投近身的內角球
不會再擔心害怕
而且頗具威力
而這項資訊
似乎知道的人不多
這時
這個賭徒可能就傾囊下注
賭一千萬中信贏
那如果中信贏球的話
他就獲得五千萬的賭資
而莊家呢
或許因為漏掉這則資訊
而在這次賭博中
慘賠
於是乎
下次開類似的中信隊煙火江先發的賭盤時
就會調整盤口
因而彌補了這次的虧損

台灣現在第一個問題是
沒有一個客觀中立的莊家
甚至更糟糕的是
很多莊家
既是莊家
又是賭客的雙重身分
這時候一來會影響開盤口的正確客觀性
這樣一來
就會進而採取比較極端的手段
去影響球隊之間的勝負
想要既賺莊家的錢
又賺賭家的錢
這樣一來
因為一來一往之間的勝負的金額很大
就會給這些同時身兼莊家和賭客的人
有很大的誘因
意圖去改變比賽的結果
因此
在改變賄賂球員的誘因的第一步
那就是成立一個公平提供賭博環境的莊家
這無論是由政府出面
或是委由民間代為出面
這都是必要的第一步

但是光是這樣有用嗎??
當然
還是不夠的
那些賭資金額比較大的人
在獲利的誘惑之下
還是會意圖引誘球員放水
以便於獲取暴利
再過來就是第三個構面
球員的問題了
為什麼球員會收賄款??
讓我們用數學來分析這個問題
基本上
我喜歡數學的原因
就是在於他把問題清楚化
我們不要用道德要求球員
道德這種東西
是最後一道防線
是最萬不得已時搬出來用的
那些用道德要求別人的人
例如那些記者
請摸摸你自己的良心
你們同業又有幾個不拿錢寫新聞的
拿錢寫新聞和拿錢打放水球有什麼不一樣??
道德在報紙上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
真是令我想吐
以下是分析過程
省略掉有不可知因素的假設
不想看請跳過

********************
一個球員
當面臨威脅時
他的決定接受與否
應該取決於不同情形下成本和收益的分析
假設
有人要試圖賄絡鄭昌明
(因為根據報導,他是一些嚴詞拒絕賄賂的人, 所以用他舉例比較不會被誤會我在影射)
賄賂的金額是B元
並且威脅他
說如果不接受
那要桶他屁股
桶他屁股要害他住院
花上C元住院費
鄭昌明接不接受呢?
如果他接受賄賂
他有p的機率會被抓到
被抓到他就一無所有
所以利潤為0
但是如果接受賄賂卻沒有被抓到
他的利潤是
PV(salary)+B
B是賄賂金額
PV(salary)是鄭昌明未來所有的收入
包過職棒薪水
拍廣告收入等等的折現值
所以假如Accept
他的期望值是: p*0+(1-p)[PV(salary)+B]
但是假如他拒絕了
鄭昌明只能100%收到他原來的薪水
卻要擔心
有機率q的可能
被黑道桶屁股
因此拒絕的收益是: PV(salary)-q*C
當收受賄賂的期望值大於拒絕時越多
接受賄賂的機率越大
寫成數學
Prob{p*0+(1-p)[PV(salary)+B]> PV(salary)-q*C}
簡化之後
我們可以看到
(*)Prob(B+q*C-p(B+PV(salary))>0)

********************
由(*)的式子
我們可以得到以下的結論
1. p越低, 接受賄賂的機率越高
2. q越高, 接受賄賂的機率越高
3. B越高, 接受賄賂的機率越高
4. PV(salary)越低, 接受賄賂的機率越高
換成白話一點的解釋
那就是影響球員接不接受賄賂的四個變異數
第一
當收賄賂被抓到的機率越低時
球員越容易收賄賂

第二
當拒絕後受到傷害的機率越大
球員越容易因為害怕而收賄賂

第三
當賄賂金額越大時
球員越容易收賄

第四
當球員的薪水越低時
越容易收賄

因此
當台灣真的要努力洗心革面
防堵收賄放水的的同時
就要同時針對這四項變異數去防治
例如之前提到的
要成立中立的莊家
那就是針對第三項做防治
當輸贏影響的賭資變小後
賭博者願意提出來賄賂的金額B就會跟著變小
因此球員接受賄賂的機率就變低
而警政單位對收賄的偵破率高和球團對球員安全的防護變高
都會有效遏止球員收賄

事實上
講了那麼多
我想強調的其實是第四點
薪水
當球員薪資結構越低
越不容易有前景或廣告收入時
就會鋌而走險
這其實就是這次我們發現
到目前為止
收賄最嚴重的都是洋將的關係
因為台灣對於洋將有薪資上限的設定
對於那些沒有前景
薪資又低的洋將
有機會海撈一票
那當然要海撈一票
畢竟鄭昌明將來可能有機會打個十年
再拍個十支八支廣告
退休後以他的守備和人氣
當個守備教練綽綽有餘
有機會還能當個總教練或轉行當明星
洋將呢??
朝不保夕
今年打得好
明年都不一定會續約
就算續約
也不可能調薪
那當然對他來說
拿賄賂撈一筆
實際的多
以前中華職棒沒有薪水上限時
很多有洋將寧願來中華職棒打球
因為一來薪水不差
二來可以當作跳日本職棒的跳板
所以強投有一陣子紛紛來台
後來第一次賭博案爆發後
職棒水平狂瀉
來台灣表現好
也沒辦法上日本打球
再加上薪水限制
就只能吸引一些沒有前景的三流貨色來台灣打球
這樣子的人
又沒薪水
又沒前景
你要他如何不努力撈錢受賄呢??
同樣的道理也可適用在台灣本籍球員身上

從這次清查的過程中
到目前為止
我們也發現了一些證據來印正我們的看法
相較之下
一些高知名度的球星
反而不願意接受賄賂
而一些接受引誘的
有一大部分都是洋將

這時候
卻又有白癡說要關閉洋將進來
這簡直是胡說八道的說法
這不但將降低棒球比賽的水平
也不是解決的根本之道
因為洋將土將都是人
沒有洋將
一樣可以賄賂土將
唯有開放球員流動(本土與外籍都一樣)
才能正常的調整球員的合理薪資水平
這樣才能減低受賄發生的機率
管制與禁止
永遠不是個有效的方法
提升他們不受賄的誘因
才是治本之道

15/10/2005
誘因之別

有人問我

你也引用到康德的話
『當你做事不考慮到任何回饋時,
你的行為才符合道德的標準』
所以我覺得,你是討厭『道德』呢?!
還是討厭那些任意把道德規範拿去束縛限制他人的人呢?!

道德本身對你而言,為什麼你對它感到反感呢?
因為我對於『道德』有些迷思。

其實我不是真的那麼討厭道德
然而我每次講到道德就痛加駁斥
主要基於兩點理由

第一點
對於哲學上偏好「虛無主義」者來說
對於一切既定的權威,道德,社會習慣 或聲言要這樣做的人 等等的行為
都應該嚴厲的質疑
在虛無主義者看來
道德價值的最終來源不是文化
而是個體。

人們最由衷希望的事
就是不要有人傷害他們
所以他們處處為人著想並善於交際
不過這就是懦弱
雖然他們稱之為道德

有人想接受教誨
並提升自己
他們稱之為道德
有人則想打擊別人
抑制別人
他們也自稱為道德
有些人更以他們微不足道的正直自豪
並因此目空一切
有些人想到道德當作武器
去剖敵人的雙眼
並以為不斷的升高自己
就能讓別人屈居於下

幾乎所有人都自以為具備了道德
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是個分辨善惡的專家
你們真的懂道德嗎
你們真的了解道德嗎

事實上
道德之於人類
與其說是一種行為的規範
還不如說是一種鬥爭的工具
那些有德者的論述
到底其真正的目的是什麼呢??
那些滿腔熱血想要救國救民的人
其起心動念是什麼呢??
依我來看
不外乎功名利祿
道德只是工具罷了

他們這樣做事實上沒有什麼不對
只是如果你天真的以為他們真的就是為了救國救民
我只能說你天真無邪罷了

事實上
相較於西方個人而利己的思想
東方在儒家思想的薰陶下
那種以天下興亡為己任的思考模式特別強烈
所以特別容易見到那些意圖倡導某些東西
提倡某些東西的口號和意圖的人
這些人也特別容易受到別人的注目

然而我們回頭想想
華人圈子提倡道德倫理五千年
華人真的有道德嗎??
黃仁宇在他的大作【萬歷十五年】裡就借明神宗的嘴
說出了華人知識分子的陰陽兩面性
表面是仁義道德
其實私底下當官都是為了起大樓造田舍

再回到道德上來說
Levitt and Dubner在他們的著作Freakonomics中是這樣分類誘因的
他們說誘因有三種
第一種是所謂的經濟誘因
第二種是社會誘因
第三種是道德誘因

我完完全全同意他們的分類
也就是說
並不是經濟學家不講道德
事實上
資本主義的進化
最後還是有些缺點是無法藉由機制設計來誘使人們走上應該要走的路
最後面還是要藉助道德的幫助
可是道德誘因應該是最後的手段
當道德誘因和經濟誘因抵觸時
道德誘因常常會失效
這也是左派最蠢笨的地方
他們意圖用道德誘因去解決世界上所有的問題
這也是民進黨目前看起來左派化的原因
他們已經缺乏論述政策的能力
政策論述能力是意圖用經濟誘因去誘使人民投票
可惜目前民進黨只剩下道德誘因法了----【愛台灣】

意圖用道德誘因去解決經濟問題
就像常常提倡的XXX運動一樣
那種東西
與其說是一種解決方案
不如說是一種行銷手段
例如
大家一起多吃台灣米
三不五時就有這樣的倡導和活動
然後大家集體自爽打手槍一番
留下滿地保險套
事情解決了嗎?
沒有嘛
台灣農民在無米樂過後
你們集體自慰完
處境變好了嘛??
沒有啊
有人現在還注意他們的狀態嘛??
沒有嘛
因為行銷期過了
現在開始賣咖啡了
左派最好笑的地方就是
他們的意圖是左派
是好的
但是因為他們對於方法的不了解
所以最終只會導出一個和他們相像完全不同的世界
引一段異鄉人blog的話

【 如果你厭惡財團壟斷媒體, 最好的辦法就是全面開放, 從上游到下游!

辜家、蔡家、王家、吳家都一樣, 他們都只會在那些政府高度管制的產業玩政商關係, 水泥、金融、電信、媒體都一樣, 這些產業正因為受到政府高度管制, 有不正當的管制租 (rent from regulation), 才便宜了這些搞政商關係的財團, 真正競爭性的市場他們是不碰的! 】

左派為了反財團壟斷
要求管制
要知道
只要有管制
必然會有證照的問題
誰取得證照
誰就能取得不當的管制利得
這些論調在經濟101裡面都論述的很清楚的

用道德誘因去解決經濟問題
最後只會一團糟罷了

台灣談論道德談論的太多了
事情一點都沒有解決
所以
我想
我還是少談一點道德
那些誘因是不實際的

Technorati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