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9日 星期四

Fun 電影!看電影學科學 -- 設計理念

這一陣子我們看了幾部科幻電影,看這些電影不是任意挑幾片就看的,而是依循一個理念主軸來選擇適當的影片觀賞。

因為課程教到『生物科技』,講到可以利用生物科技將人類胰島素基因置入大腸桿菌中,讓大腸桿菌幫我們生產胰島素,做為糖尿病患者治療用。

除了製造胰島素之外,生物科技還可以做些什麼呢?生物科技可能會有什麼樣的誤用?這是我們觀賞影片的目的,也就是選擇影片的理念主軸。

1、侏儸紀公園

我們選定的第一部影片是『侏儸紀公園』。侏儸紀公園的擁有者利用複製技術,將遠古時代的恐龍重現於現代,是一部娛樂性很高的影片。

片中為了向電影觀眾解釋複製技術的原理,以清楚易懂的動畫說明何謂 DNA、基因,以及園方如何利用保存於琥珀中的恐龍血液取得恐龍 DNA,再以此複製出活生生的恐龍。

雖然電影難免誇大,實際上我們尚無法將滅絕的生物複製出來,但是影片中提到的複製方法卻與『桃麗羊』的複製方式相去不遠,藉由影片的觀賞,可瞭解生物科技的應用範疇,也對生物的複製技術有進一步的瞭解。

當然,複製生物是有隱憂存在的,當我們對於所複製生物的行為模式不瞭解,卻大膽、倉促地將其重現於現實生活中,帶來的災難可能遠遠超過其利益,因此在利用複製技術製造生物個體時,不得不小心啊。

繼續閱讀: Fun 電影!看電影學科學 -- 侏儸紀公園

2、攔截人魔島

不同於侏儸紀公園複製絕種的生物,電影『攔截人魔島』中的主角利用手術的方式,修改生物的身體結構、置換部份功能與天生習性,將豬、狗、貓等各種生物改造為兩腳站立、能說人話、能思考的『類人』。影片向觀眾傳達出的訊息是:濫用生物技術可以出現非常可怕的世界。

現實社會中,我們利用人擇、基因改造的方式來塑造我們想要的生物模式,利如讓乳牛產乳量大增、讓肉雞生長的更快速,這都是我們應用以久的生物科技,也廣為人們所接受。

但如果有一天我們將生物改造成攔截人魔島中的類人,這樣也還是可以接受的嗎?原作小說作者認為人不應該去改變其他生物的天性,希望看過這影片,可以將原著小說作者的焦慮傳達給大家。

繼續閱讀: Fun 電影!看電影學科學 -- 攔截人魔島

3、The Butterfly Effect

前兩部影片中都提到:『百密必有一疏』的概念,而且這一疏忽造成的傷害,可能遠大於我們所能想像的程度。

現今對於『混沌』現象進行研究的科學家發現,有些事物對於起始條件非常敏感,初始條件的一點點改變,就會造成結果非常巨大的差異。用比較淺顯的例子來說就是:『北京一隻蝴蝶拍翅,可能造成美國的颶風。』因為這說明裡提到蝴蝶,所以常稱之為『蝴蝶效應』。

侏儸紀公園中的數學家明確提到『蝴蝶效應』,認為我們無法預測我們的未來,新技術的使用需要特別小心。為了更瞭解『蝴蝶效應』這種對初始條件敏感的事件特徵,因此觀看以蝴蝶效應為影片主題的電影:The Butterfly Effect。並藉由 The Butterfly Effect 主角一次又一次的失誤來反思侏儸紀公園、攔截人魔島中人們的作為是否太過危險。

繼續閱讀: Fun 電影!看電影學科學 -- 蝴蝶效應

4、銀翼殺手

如果真有複製人,我們要如何面對他們?我們可以把他們視為真正的人嗎?前幾年桃麗羊剛誕生時,許多宗教界人士認為如果未來有複製人的出現,這些複製人並非上帝所創造的,所以不能被稱為人。

如果複製人不能稱為人,祇是長的很像人的『生物』,那麼我們應該可以叫他們去做一些真人不想做的事,或是做一些很危險的工作吧?甚至,可以隨時讓這些複製人退休?

銀翼殺手這部影片主角就是負責讓複製人『退休』的人,在他的槍下,複製人一個個不甘願的離開了工作。看到影片中複製人努力的逃跑、掙扎,這些複製人是不是上帝所創造的仍然是個大問題嗎?

繼續閱讀: Fun 電影!看電影學科學 -- 銀翼殺手

5、變人

除了複製人之外,我們可以問一個更深的問題:機器人有沒有可能算是人?理論上機器人連『生物』都稱不上,因為他們沒有生長、生殖、感應、代謝的過程,連生物都稱不上,更遑論為人。

但如果有個機器人聰明、溫柔、有創意,對人類社會的貢獻比多數醉生夢死的人還多,那麼它值不值得被我們稱為人?

變人這部小說改編的電影中的機器人就是這樣的角色,它具有創造力、研究貢獻卓越,也有希望被別人稱為『人』。它的『變人』過程不祇是生物學定義的層次,還來到法院辯論,這些辯論對於思考『什麼是人?』很有幫助。

繼續閱讀: Fun 電影!看電影學科學 -- 變人

Technorati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