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4日 星期四

教師的價值不在於告知事實

有次跟歷史科實習老師提過,他們應該更勇於給予評論才對。

認識一些受歷史學訓練的人,他們覺得知道的東西還不夠,因此祇能呈現事實,無法加以評判。

或許在學術的要求上是如此吧?但是多數人並未接受過歷史學訓練,不習慣看到僅有事實推砌而無結論的東西。對我而言,『你的意見是什麼?』才是重要的部份,而不是那些事實的堆積。

當然,掌握事實很重要,但是當有很多事實呈現的時候,我,一個外行人希望的是聽到一些評判、結論,引導我從這一堆事實中發現點東西。

這個引導、下結論的過程,我認為是歷史老師可以給國、高中學生的訓練。

想不到,詹宏志先生更認為所有的老師應該都是這樣的,因為未來的學生要掌握『事實』更加容易了,但是學生卻無法很簡單的從『事實』導引出結論來,這個導引的過程就是教師存在的價值所在。

參考來源:

"如果我在學校上課的時候,每個學生手上都有一台筆記本電腦,我講一個東西,他們就在那裏查。可以想像,在我講話的時間,每一個學生都可以找出十倍百倍我說的內容,順便找出三個我說的錯誤。那這個時候,一個只能給予內容的老師有什麼用處?沒有用的。

老師告訴你,英國東印度公司成立於1600年,這件事任何人都可以做得到。現在要做到,這些學生查出這麼多東西來,但他並不知道這些東西要看出什麼來,那我這個老經驗的讀者就有用處,我還是可以當他的老師,告訴他們,這些東西我看起來是這個意思,這些我覺得是這樣,那些我覺得是那樣。

如果我做一個導讀或是伴讀,我很有價值,我讓他們從沒有經驗中成為一個有訓練的讀者的過程,他會得到一個幫助。但是如果我告訴他們誰做過什麼,哪個朝代多少年,這個是沒有用的。"
- Facebook | 貓頭鷹書房:紙本書變電子書是很小的事--詹宏志談數位元出版時代 (在「Google 網頁註解」中檢視)

Technorati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