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3日 星期日

懷念趙長寧老師

剛剛參加完趙長寧老師的追思會回來。

在 2008 年聽到趙老師生病的事,當時真的很震驚。一方面是當年短短的兩三個月內接連著聽到好友生病、我媽媽生病,以及敬愛的趙老師生病的消息,實在有點難以接受;一方面因為師丈也還在請長假養病中,怎麼趙老師也生病了呢?很難接受這樣的消息。

今年年初,在東海音樂系館遇到趙老師 & 師丈一同散步,我很開心的跟老師打招呼,並詢問治療的情況。趙老師指著黃老師,笑著說:『你們師丈治療的狀況很好,我就很不好。』

我看著老師,狐疑的問她:『老師,妳愛開玩笑啦,我看妳氣色很好啊!怎麼會說狀況不好呢?』然後又與老師聊了一會兒才道別。回到家時還覺得看到趙老師 & 黃老師兩人都很健康而開心。正因為如此,前幾天聽到岱苹說趙老師在台中榮總過世的事,情感上很難接受這樣的事。

今天下午進到路思義教堂時,還覺得一切不太真實。坐在長椅上,看著投影幕上播放著趙老師的相片,讀著師丈寫的文章:

我們家人都驚慌莫名,只有長寧還是很冷靜,就像她慣有的內斂沈穩。

……

每個星期六早上 5 點,我開車帶她到溪頭去吸芬多精。走累了,二人各自躺在吊床上享受森林浴。回程時,去中興新村吃蔥油餅、喝小米粥,結束我們的半日遊。長寧是一個很「認真」的病人,所有能做的,她都做了,卻仍未能逃過此劫,我感慨萬千。

大約一個月前,有天晚上,長寧洗完澡後從浴室踉蹌的步出,喘氣連連的對著我說:「崇憲,我撐不下去了!」然後二人一起擁抱大哭。後來女兒們不意地進房來,一家四口第一次必須直面長寧病情惡化的殘酷事實。

讀到「崇憲,我撐不下去了!」這一句,眼淚忽然滑落,一切變的好真實。原來年初時覺得老師的氣色很好並不是逐漸康復,而是老師努力撐著的關係。直到這時,才真正感受到趙老師已經逝去的真實。


圖、2006.06.21 趙長寧老師 & 黃崇憲老師夫婦到向上演講

坐在底下聽著許多人對趙老師的追思,我心裡想,如果今天忽然叫我上台,我該說些什麼呢?很奇妙的,我忽然想起丫亮校長 & 明勳面對陳澤銘老師的態度。

今年七月的第二屆教育噗浪客年會中,丫亮校長提到陳澤銘老師時真情流露、哽咽說不出話來,明勳上台接續時卻是很開心的,因為明勳覺得要向大家介紹澤銘老師是一件很開心的事,能夠讓大家知道曾經有個很認真的老師。

想起了明勳這樣面對逝去的好友,我想,如果今天要叫我上台致詞,我也希望能用這樣的態度面對趙老師的過世:

『我很高興能有機會認識趙長寧老師,她的溫暖讓認識她的人都非常喜歡她。從趙老師的身上我學習到許多:主動關心別人、樂於分享,她的身教讓我們知道當一個好的老師應該要如何作為。

趙老師的離開讓我想起摩西,帶領著眾人來到應許之地,自己卻無法踏足於其上。趙老師的身教讓我們知道教育可以多麼美好,透過她,我們可以望見一個更美好的未來。雖然她沒辦法親身探望那個美好的未來,但是當那一天到來時,我們都會懷念她,也感謝她帶領我們走向這條路。

日後向他人提起趙長寧老師時,我會很開心的向別人說明曾經有這麼一位優秀的老師,她是那麼努力的提昇教育,讓社會更良善。謝謝老師的教導,願老師安息。』

附註

2006 年 6 月中,教育處忽然要求我們學校針對『全球化對教師的衝擊』辦一場研習。我打電話給趙老師:『老師,我們要辦全球化對教師衝擊的研習。您是教育研究所的老師,師丈是社會系老師,又專門研究全球化議題,我想不出比您更適合的演講者了,可以請您與師丈一起來談這個議題嗎?』

趙老師說:『我對全球化這個議題不懂,不過我覺得這樣的演講很有挑戰性,我來與黃老師討論一下,要如何呈現這方面的議題,我想這樣的對話應該是滿有趣的。』

因為趙老師的大方應允,所以 2006.06.21 才會有機會讓兩位老師一同在我們學校進行演講。不過很可惜的是,從被通知要辦理研習到真的辦理祇有一週的時間,所以報名研習的人很少,沒辦法讓更多人認識趙老師 & 黃老師。

Technorati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