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6日 星期四

科學革命不存在?(一)

昨天等公車的時候開始讀《科學革命 The Scientific Revolution》這本書,讀一點就停下來想一下,斷斷續續的讀,現在還在 p.27 導論的部份。

雖然才進行到導論而已,但是作者已經提醒讀者,他認為並沒有科學革命這一回事,接下來的章節就是要針對這個議題提出他的論述與證據。

我還沒開始閱讀內文,但對於作者在導論提的這些主張我有一些想請教他的部份,所以先記錄下來,看看他是否在內文中有回答我的問題。

所謂的科學革命 The Scientific Revolution

我們一般所說的科學革命,是指在 17 世紀時的一些重大科學發現深深的影響了其後的進展。在那個年代,牛頓、波以耳、伽利略等人藉由實驗觀察結果,在不同領域分別提出劃時代的科學理論,顛覆了整個科學界,並影響了日後科學的進程。

在科學革命以前,知識的累積極為緩慢,每個世紀,甚至是每一千年內,人類的知識文化其實相去不遠。十六世紀的人們回顧十五世紀時,會覺得十五世紀的生活如此熟悉;甚至覺得與第六世紀的先祖們所擁有的知識也差不多。

但在十七世紀以後,知識的累積飛快成長,現今華爾街日報一週的訊息刊載量就已經遠超過十六世紀一般人一輩子能接觸的訊息量;科學知識的累積也讓我們從地面發展至空中,甚至離開地球到外太空。短短的幾百年,科學知識的進展比人類有歷史以來的數千年進展還快上千百倍。

對於十七世紀的這些重要事蹟,我們稱為科學 (知識) 革命,紀念大大影響了人類歷史的這個年代。

年代與知識累積
圖、年代與知識累積

並沒有那一場 ( "The" ) 科學革命

作者認為目前所知的史料中找不到有一場科學革命存在的證據。

對於我們習於述說的科學革命,我們的想像是:『牛頓(或其他科學家) 提出了一個新的理論之後,立刻受到所有人的推崇,並因此轉變了同時期的科學家研究方法 & 研究結果。』

不過作者找尋了 17 世紀的相關史料,他認為,在當時牛頓等人的主張並不是被普遍接受的理論,牛頓提出他的運動學說後,並沒有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他祇是眾多學說中的一支,並不特別。

同時代的其他學者或者不認同牛頓等人的主張,或者根本沒聽過這樣的主張。距離我們想像的『這些學說掀起驚濤駭浪,改變了當時人們的視界』還遠的很。

而且從 17 世紀的整體知識量來看,也沒有特別增多的傾向,因此作者 Shapin 認為,我們所謂的『那一場 (The) 科學革命』壓根兒不存在。

17 世紀的知識增長並不特別
圖、17 世紀的知識增長並不特別

是演化而非革命?

如果科學革命不曾真實的存在過,那麼 17 世紀以後科學知識的大量累積又是怎麼一回事呢?科學知識、科學的進展確實有了非常不一樣的成長了啊,如果 17 世紀沒有發生科學革命,那又要如何解釋這樣的現象?

我想到生物的演化史。以人類為例,如果我們看彼此臨近的年代,我們的祖先似乎沒有很大的改變;但若是觀察相距較遠的年代,則人類先祖的改變就不可不謂巨大。

人類的緩慢演化
圖、人類的緩慢演化

生物的演化首先要有突變,再來這個突變慢慢在群體中擴散,最後取代掉原本的基因使生物群體的基因發生一點小小但穩固的改變。

如果作者認為 17 世紀並沒有科學革命的存在,但是 18 世紀以降科學知識的累積逐步增快,是否也是經過了一個類似生物演化的過程?

若我們將牛頓等人的新主張視為一個知識上的突變,一開始這樣的突變並沒有多少人知道 (甚至知道這新理論的人中還有一部份是對它投反對票的),但是這個突變對於科學現象的解釋力較好,因此這個變種學說在知識界中逐漸傳布開來,漸漸取代掉了原有的學說。

直到有一天到達了一個臨界值,人們忽然發現:『ㄟ,大家什麼時候都轉而支持牛頓等人的新學說,而拋棄舊學說了?』

這個過程平靜而緩慢,難以被稱為『革命』因此比較適合稱為『演化』。就像文榮光醫師在《行為主義的烏托邦 -- 超越自由與尊嚴》序中提到的,他原本是行為主義的支持者,不知曾幾何時竟跳到對方的陣營 (認知學派) 中搖旗吶喊了。

所以 Shapin 是要告訴讀者,21 世紀的科學進展祇是 17 世紀中許多 Meme 彼此競爭,並汰弱留強的結果嗎?我希望內文中 Shapin 可以回答我的這個疑問。

Technorati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