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0日 星期日

生物趴辣客 3 (Bio Potluck 3) 心得

4 月 2 日到中山大學參加第三屆的生物趴辣客 (Bio Potluck) 聚會。

不到五點就起床搭公車、坐統聯南下高雄,一切都很順利,雖然天還沒亮,但我祇等了幾分鐘公車就來了;到統聯公車站也祇等半小時 (兩班車) 就搭上車,到達中山大學時還有點時間。

不過行百里路半九十,我在中山大學裡面迷路了!!

嘗試問了許多人,每個都說:『對不起,我不是這個學校的人。』搞到後來,我到達會場時 Potluck 3 已經開始一會兒,所以祇能坐最後一排。

坐在最後一排,眼前一片黑鴉鴉,都是來分享的老師的後腦勺。看著這些後腦勺,心中非常感謝阿簡 & 一群熱心的工作人員舉辦生物趴辣客聚會,也非常感謝這 99 位老師在春假第一天帶著熱情來分享自己的教材、教法,讓我有機會從他們的身上學習,以充實自己的教學。

這些老師們分享的內容有些可以直接應用在教學上 (比方說穎維老師的體內受精 & 體外受精小遊戲),也有一些老師的教學引發我的一些想法,蘭老師的花生教學就讓我讚嘆萬分,刺激我的思考。

蘭老師的花生觀察教學

蘭老師給每個學生一個花生,請學生觀察後畫下他們所看到的花生。一開始從外殼觀察起,然後剝開殼觀察花生米,再把種皮剝下觀察內部 (這其實一開始是阿簡的創意)。

大家都說學生越來越難帶,不過看到蘭老師的學生作品後可以發現,學生或許越來越難教,但是祇要用對方法,這個時代的教師還是可以引起學生的學習動機。蘭老師的學生畫的花生觀察圖非常詳細、美麗,那需要學生全心地投注於其中,努力想要把這件事做好,才能有這樣的成果。

蘭老師的花生觀察課程讓我想到在生物趴辣客 1 分享螞蟻教學的林莞如老師。

林莞如老師讓學生觀察螞蟻、做記錄,課程進行的方式與蘭老師是相同的,差別在於林莞如老師是用螞蟻做教材,而蘭老師用花生。

祇是這教材人人會用,各有巧妙不同。由我拿著花生、螞蟻或是其他可以提供學生觀察、記錄的生物進行教學,我有把握教出來的成果一定不如蘭老師 & 林莞如老師 (這種把握真是令人難過),我非常希望能實際觀摩兩位老師如何進行『生物觀察』的教學,趁機偷學一些有用的教學方式。

所以生物趴辣客聚會可以考慮的把每一次最受歡迎的小菜列為下一次的主菜,並讓端主菜的老師帶著大家進行一場教學模擬,這樣我等小輩就能從前輩身上學習到更多。

合科教學,讓花生米在美術課上放光芒

我還有另一個想法。就是這樣的觀察教學是不是祇能在自然課來做呢?如果與藝文老師合作,讓學生在美術課上針對生物進行觀察、寫生,似乎也是一個可以嘗試的合科教學模式?

美術課的素描常會給學生畫石膏像,或是畫水果(通常是三角構圖),不過石膏像 & 水果沒辦法讓學生一人一個,所以學生都祇能遠遠的觀察、進行素描。

如果利用一些小東西讓學生素描,大可給每位學生一個花生,讓他就近觀察、進行素描,美術老師也可以幫忙指導學生觀察。

之後自然課時,生物老師可以再繼續延伸這個觀察、記錄的課程:『你們之前在美術課時都有畫過花生,你們知道這個殼是哪裡發育來的嗎?花生米呢?你把花生米剝成兩半,這每一半(瓣) 的作用是什麼呢?」

這樣的合科教學模式,一方面借重美術老師的專長,幫忙指導學生繪畫、記錄;另一方面,也可以解決自然科教學時數不足,難以在課堂中讓學生做太多發揮的困境。希望之後能有機會與美術老師合作開發這樣的課程。

……

不過,是不是應該要給每個學生一只放大鏡?;)

Technorati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