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6日 星期日

台灣社會出不了林書豪?

我不懂籃球,所以大家在講林書豪,我是沒什麼感覺。倒是今天對開車時聽到新聞廣播在講:『以台灣目前的教育制度教不出另一個林書豪』這件事有點感想。

其實我不覺得全是教育制度的問題,教育制度祇是試圖去符合社會需求而已;台灣出不了另一個林書豪的原因是:台灣祇要齊頭式的平等。

因為怕有些學生學得比別人快、成績又比別人好,所以取消資優班做常態編班,美其名是效法國外,但其實就是祇要齊頭式平等。

問題是在美國,30% 的學童在幼稚園就做了性向、智力測驗進入資優班了,其他 70% 進不了資優班的才常態編班。人家哪像我們這樣齊頭式平等?

因為怕窮人付不起學費,所以所有私立大學學費統一,這是另一個莫名奇妙的齊頭式平等。國外好的學校讀一年學費加生活費要上百萬,台灣學費收個五、六萬就一堆人要上街抗議了,學費這麼低怎麼可能請的起世界級的優良教授?

教授也是統一薪資,兼任行政職的話,月薪十萬初。這種薪水也是齊頭式平等,完全不看表現的,這樣怎麼留得住人才?

『如果讓學費提昇,窮人就讀不起書了啊,你這樣是歧視窮人!』

那國外的窮人是怎麼讀一流大學的啊?努力讀書爭取獎學金或是打工支付學費啊。付不起就延長就學年限,慢慢讀 (所以我主張要取消修業年限)。

不公平?這世界哪有什麼公平?NBA 籃球選手年薪上百萬、千萬美金,也不少了。努力研究醫學、新藥的科學家年薪這麼高的恐怕很少聽到吧?你說打球比研究新醫學重要嗎?恐怕也不見得,這又哪裡公平了?

而且職籃選手一路上來,每個都是籃球資優生,而且都很努力的練習,但是祇有少數幾個資質更優的人能夠進入職籃。那些進不了職籃的人也祇能鼻子一摸,想辦法轉行,或是到學校當教練 (可是教練的需求量可沒這麼高)。

如果那些進不了職籃的人也出來說:『這樣不公平,我們也一樣在練習,那些人祇是幸運,遺傳到比較好的基因,就可以領高薪。我們這些基因比較差的人就活該倒楣?不公平。』然後美國政府出來要求職籃要『用抽籤決定選手,並常態編隊』,你看那職籃還打得下去打不下去?

就是因為承認人們有天分、資質的天生差異,所以美國能夠撐起 NBA 這樣的職業籃球隊,也允許 NBA 的球員獲得比醫生、科學家高得多的薪資;而正是那樣的環境才能讓林書豪有發光發熱的舞台。沒有 NBA 這個舞台,林書豪也許還可以在工作之餘到街頭打打籃球紓壓,但一定沒辦法讓遠在台灣的我們知道有林書豪這個人的存在。所以台灣出不了林書豪,我覺得祇要齊頭式平等的社會風氣才是主要的原因。

我想我們每個家庭應該都買一套《第一神拳》好好讀一下。

《第一神拳》裡面的拳擊手,也許是新人王,也許是關西、關東地區排行第一,但是在這個領域中要往上爬,就開始發現越往上層越是天才的領域,是怎麼練習也無法彌補的。所以他們祇能很遺憾的離開拳壇,往其他領域發展。

很殘酷,但這就是現實啊。哪個『正常的』領域不是這樣?

我們台灣比較奇特,一堆齊頭式平等的領域,所有大學收費平等、所有教授薪水平等……完全的失常。如果希望台灣各方面能夠進步,我們就得承認有些人在某些領域就是比我們厲害。

但是,天無絕人之路,我們也許在 A 領域輸了別人,但是可以在 B 領域發揮自己 100% 的天分。我們該做的不是齊頭式平等的要求所有人在 A 領域都表現的一樣;而應該把 A 領域讓給有興趣 & 有能力做好的人,並找到我們能夠發揮的 B 領域。

不要再做齊頭式平等的事了!

Technorat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