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7日 星期四

李崇建演講:生命意義與寫作

鈺雰組長今天找崇建來對學生演講。

崇建一來就說:『今天我演講的時候你們可以吵一點,覺得我講的不對可以馬上舉手起來反駁。』

結果,學生聽的有夠專心,原本像是蟲子一樣蠕動來蠕動去的男學生今天都聽的很專注,完全不會扭來扭去。

我常想,要對學生很兇、要他們閉嘴其實都是自己功力不到家。像崇建這樣,要學生吵一點沒關係,結果學生都被吸引了,根本忘了要吵鬧。很強,我的功力還差的遠。

結束後,幾十個學生衝上來要與崇建合照。

今天崇建演講的題目是『生命意義與寫作』,很硬的題目,不過崇建從頭到尾都在講他的故事。

其實他講的應該是『生命經驗』而不是『生命意義』,但是誰在乎呢?

他講小時候養了一隻小鬥雞,後來搬家再也不能養牠,所以就把小鬥雞帶回苑裡的外公家請外公幫忙養。

外公是種筍子的,養了小鬥雞的隔天,外公要去挖筍子時,小鬥雞就一搖一擺的跟著外公跑到竹林裡,後來外公乾脆要出門時就拿著一個袋子裝著小雞一起出門。

後來外公死了,小雞竟然像狗一樣整天守在外公的墳墓旁,讓大家看到都很感動,想不到人與雞之間竟然可以建麼這麼強而深的友誼。

崇建這一個小雞的故事講了大概有半個小時 (他前面還講了很多其他的故事),學生都聽的十分入迷。

最後演講快結束前 (後面我利用崇建的話再自己補充):

『好啦,剛剛的故事都是我自己想像的。事實是,我把小雞拿給我外公的當晚,外公就把小雞宰了吃掉了。

我特地從台中帶著小雞到苑裡,希望我外公幫忙養牠,但竟然當晚就被吃掉了,那多悲傷?我一直不能接受這個事實,所以在我自己的想像中,我為那隻小雞建立了我所認為牠應該有的生命故事。』

崇建雖然講了一個多小時的故事,這些故事好像與寫作沒什麼關係,但是他最後面一轉,讓學生知道,雖然生命中有一些不愉快的事,但是藉由想像、藉由寫作,我們可以把這些不愉快的事轉化,讓這個故事擁有 Happy End。

寫作並不一定要像在學校一樣寫《論勇敢》、《不平凡的愛》這樣的大題目,可以從自己的生活經驗出發,把一些不完美的經驗藉由寫作進行修補。所以創作是一件很快樂的事,因為所有想像的好事都可以在筆下呈現。原本雞與人的情感交流其實不深,但是藉由寫作,可以讓故事中的雞在主人去世後流連在主人墳前捨不得離去。

所以,多多寫作,這是很快樂的事。:)

Technorat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