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9日 星期四

夢想之城

昨天回家到東海附近時發現車子的溫度飆高將近紅色警戒區,今天趕緊去做一下檢查。 出門前心想這應該又是大工程,所以拿了本最近買的《夢想之城》出門。

到車廠檢查,嗯,水箱裂開了,換個新的水箱大概要一個半小時才能好,拿書來是正確的決定。

翻開第一頁,寫著『第四部』……

啊咧,《夢想之城》是有上下集的,我隨手一拿,拿到了下集……-_-|||

但厲害的作者就是這樣,雖然沒看過上集的內容,下集的第二頁還沒讀完我已經入迷了。

『手術刀微向下斜,從胸骨頂端下刀,切開氣管,寬不能超過小指,位置必須正好在氣管離開喉頭下到支氣管的地方。動作必須極其小心,以免傷及附近的動脈。』

魯卡斯‧透納一世並沒受過愛丁堡的醫學教育,而且這是將近七十年前寫的。魯克對自己說,不要怕,只管做,反正這女孩本來就活不成,你看她現在既不出聲,眼神也無神。

他用左手將皮膚拉緊,深吸一口氣,然後右手下刀。瞬間那女孩痛的掙脫開來,魯克的手術刀就從她喉嚨到左耳根切開了三吋長的口子。

鮮血噴了 (幫忙壓住女孩的) 老頭滿臉,噴到魯克胸上,然後汨汨而流,淹沒了魯克的手,把床單淹成了一片紅海。

女孩的母親在他身後發出輕輕的悲鳴。他平日不在醫院,只在安街的自家工作室或病人家幫有錢人看病,那些有錢人家死了都會大呼小叫,這個殘廢婦人發出的聲音卻像貓受傷似的。『她死了嗎?你殺了我女兒?』

『是的,她死了,死於喉瘟。我盡了力,可是……』他聳聳肩膀,完全沒把下刀時手抖的事放在心上。

可憐的小女孩,出場沒兩頁就死了,怎麼會這樣呢?我迫不急待的翻開第三頁,結果看到魯克醫生開始被他老爸 K。

『她本來就活不成。』魯克對父親說。『我用曾爺爺魯卡斯的辦法救她,可是來不及了。』其實那應該是他的曾舅公,但透納家族決定讓稱呼照舊,戴維里家也是。

只因為女孩垂死,就可以輕率割喉?克里斯多夫並不同意,可是不想現在討論,現在要緊的是解剖。這小房間專門當解剖室用,女孩的屍體就躺在台子上。救濟院的病人死後沒有親屬會來吵鬧,他們是窮人中的窮人,連教堂也懶得管,所以解剖屍體成了克里斯多夫這份工作額外的紅利,學習的機會無價。

接下來就是克里斯多夫醫生一面解剖小女孩,一面 K 兒子在醫學上的不認真。

說真的,我覺得讓小孩子喜歡閱讀一點都不難啊,祇要給他們好看的書就是了。胡適小時候撿到了半部《水滸傳》而喜歡上閱讀;這套《夢想之城》我也祇拿到半部 (而且還是下半部),一樣讀的津津有味。

我也覺得『現代小孩習慣聲光聲效,所以讀不下書』這個理由不是好理由,其實我每天粘在電腦前的時間祇會比現在小孩子多而不會少,但當我翻開好看的書,一樣入迷不可自拔,沉迷在書中忘了要回去玩電腦。

所以,為什麼學校中推廣閱讀總是成效不彰呢?我覺得最主要原因是大人們選的書超‧難‧看!!

選些好看的書,拿給學生們,之後就會發現學生下課看,中午吃飯也看,上課偷看,午休不好好睡覺,頭包著外套在底下偷看……是你要叫他停也停不了。阻止都來不及了哪還需要『推動』呢?

參考資料:

Technorat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