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0日 星期三

補救教學為何效果不佳

今年二月,天下雜誌網站上有篇名為《點亮台灣,從點燃教育的「真誠」火苗做起》的讀者投書,提到擔任行政工作時的一些困擾,作者首先提到的就是補救教學的成效不彰。

該篇讀者投書刊出後,立刻有幾位教師在文章下方回應,認為補救教學有其意義,也認為自己滿努力在這件事,所以不同意作者的說法。但我認為這祇是作者與回應者處在不同角色的關係。

我想,如果作者不是一個認真的老師也不會寫這一篇文章。但因為作者本身擔任過教學組長,從教學組的角度來看,補救教學真的是一個亂七八糟的政策。

補救教學的師資來源

為什麼我說補救教學是個亂七八糟的政策呢?原因有幾個,我們先從補救教學的師資來源說起。補救教學的師資來源有三:

  1. 校內原本的教師
  2. 退休教師
  3. 在補救教學網站上登錄的在學大學生、研究生

但其實要找這三類的老師擔任補救教學都有其困難。

  1. 校內教師:校內教師原本課就很多,平常有教師請假時,教學組長要找人代課就很難找到有老師願意代課了,因為每位老師都已經很累了,不希望再接這些臨時多出來的課程。短短一、二天的代課都沒人願意接了,更何況是要上一整學年課程的補救教學?根本沒有幾個老師願意上這樣的課。

    所以雖然有一些熱血的教師努力的在進行補救教學,但其實多數學校的教學組長都會有找不到校內教師擔任補救教學師資的困擾。

  2. 退休教師:目前教育制度讓許多教師早早萌生退意、早早退休,不想再看到現今教育環境下的學生。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找退休教師回來擔任補救教學教師……困難度還滿高的。

    而且依規退休教師已經領有退休金,不得再支領補救教學課程鐘點費,也就是退休教師回學校擔任補救教學教師時,他是以義工的身份在進行補救教學。

    原本就已經不想看到學生了,還希冀這些退休教師回來擔任義工,這完全是上層機關不切實際的想法。

  3. 大學或研究所在學學生:補救教學現在最大宗的師資來源就是目前在各大學讀書的在學學生。他們雖然教學能力稍弱,但充滿熱情,支持著許多學校的補救教學課程。

    但大學在學學生常會因為期中考試、教授調課、小組討論而無法來國中小補救教學課程授課。而且他們都是課餘時間來擔任補救教學授課,一旦他們在大學修習的課程調了課、小組討論,把他們原本要到國中小進行補救教學的課餘時間用掉了,他們幾乎也都無法調課、補課。

    還在大學讀書的老師臨時不能來上補救教學課程了,這時候,原本補救教學班的學生要去哪裡呢?放回原班安置嗎?臨時放回原班安置,如果有幾個學生跑掉,原班的教師會知道嗎?教學組能擔這個責任嗎?這都是聘請在學學生擔任補救教學教師的困難。

以上所提的這些狀況都不是最近一兩天發生的事,至少都十年以上了,以前叫攜手計劃,現在是補救教學,但問題還是都一樣,根本沒有改進。教育部等上層機關可曾有心把這件事做好?

制度面沒有改善,祇靠幾位零星的熱血老師在做補救教學,這全國的成效是很可疑的。

補救教學對學生課業改進有限

補救教學有一點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辦法中明文規定補救教學祇針對現在的課業進行補救,也希望學生期末的成績能比期初有進步。但實際上,以一位國中教師的角度來看,很多學生學習成效不佳,問題在於小學就已經沒學好了,祇補救『現在的』課程怎麼會有成效?

乘法沒學好的學生,補強他國中一元二次方程式,怎麼補都還是無效啊。如果老師不顧規定,決定補強學生小學沒學好的乘法,結果期末考試時一元二次方程式還是沒進步,成果做不出來,教學組長就頭痛了。

因為補救教學的師資、課程以及如何進行都沒有良好規畫,不需花太多時間思考就可以知道這完全是無效且浪費資源的政策。但教育部強要各校施行,也未檢討成效,就這樣一直鴕鳥心態地『我們有在做補救教學』。

但花費了這麼多人力、物力,補救教學實際上到底獲得多少成果呢?這真的是大家要去注意的。

給教師更多時間準備適當教材

真的要做好補救教學,應該是先檢測出學生學習困難點在何處。有些國中學生可能連最簡單的乘法都不會,把這些學生集中在一班,請國小老師來幫忙教這些學生;有些學生不會分數的約分,把這些有困難的學生集中在一起,一樣是請國小老師來補強。把他們基礎的部份補強了,再來求他們國中的課業能跟上。

師資要聘請國中小優良教師,給予這些教師減課 (比方說教一節補救教學可抵兩節時數,讓他們有時間針對補救教學學生設計不同的課程、不同的評量方式),減課後多出來的課程再聘請代理代課教師授課。

一層一層好好的規劃,補救教學才能得到真正的成效。否則依現行的補救教學,根本就是做做樣子,大家比看看誰作文能力好、成果做的漂亮而已。

至於補救教學前測、後測時,要上網搶時間、請資訊課教師在原班教室上課,以便空出電腦教室做施測,造成資訊教師授課困難,以及補救教學沒有教室可以使用 (滿額學校) 、家長反應學生參加補救教學後認識很多壞朋友等等問題就不再細說。

紫錐花運動

另作者有提到反毒教育,就讓人想到紫錐花運動。當時紫錐花網站還祇有四、五頁資料,什麼內容都沒有,就祇要各校想辦法做成果。上層教育部是這樣亂搞的,底下的學校、教師就算再努力,也都花了不少時間、心血在做白工。

如果當時教育部把整個活動用心的規劃好,各校祇需依照學校不同狀況進行修改、施行,是不是成效會比較好?

結果呢?每個學校都從頭打造屬於他們的紫錐花運動 (因為教育部的官方網站完全沒有參考價值),浪費多少人力、物力在做重覆的事?原本祇要教育部好好規劃一次就好的事,現在成為全國數千國高中都得花時間自行規劃。教育部如果能事先把這些浪費掉的時間、資源整合起來,得到的成果必定更大。

但目前,這個反毒計劃的成果如何?祇要看看很多縣市辦理紫錐花運動是以飆舞、健行、路跑的方式辦理,就可猜測成效如何了吧?

這些活動與反毒有什麼關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