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7日 星期四

用寶可夢 Pokemon 說明生物有共同祖先

教到演化天擇說的時候,學生不太能理解『生物有共同祖先』的概念,他們很難接受南美洲的雀鳥到了加拉巴戈群島後,因個體差異與天擇的關係演化成為十多種不同的雀鳥這樣的想法。

講到了地質年代之間有大滅絕,殘存的生物繁衍出各種新的種類使得新的地質年代的生物樣貌與前一個地質年代完全不同,學生也很難接受 (他們可以將這個概念死背起來,但情感上無法接受)。

嗯,該怎麼讓學生理解呢?苦惱!

然後靈光一閃,誒,寶可夢似乎是很好的解說題材。不少學生玩過寶可夢 Go,對這個題材他們有一些認識,以他們生活經驗來說明是最好不過的了。

2017年4月15日 星期六

Rhein II:開啟一個新時代的攝影作品

實在是我資質駑頓,看了方武久(游國治) 的 FB 好久了,剛剛才忽然瞭解 Andreas Gursky 拍的這張 Rhein II 為什麼成為史上最貴的相片。

話說我唸教研所時,班上有位同學是美術系畢業的。有天她問我:『我男友常常看著期刊上的電泳圖片說好美好美,我是唸美術出身的,我完全看不出那美在哪裡啊!!根本沒有任何美感元素存在那邊,怎麼會說美?』

我能瞭解這個同學的困惑:『跑電泳其實並不是那麼簡單的,有時跑出來根本糊成一片,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期刊上的電泳圖片都是個個分明、清晰不模糊,這都是長時間知識、技術的累積。妳如果用美術系教的美學概念去看,那不過就是一段一段的線段而已,但如果用科學的角度去看,知道那背後的努力、技術的純熟,再與自己跑電泳的結果相比較,就不由得會發出好美的讚嘆。

這種美不在於成品本身的美感,而是在於背後技術的精鍊。』

回到 Rhein II,這張相片沒有任何的變形,什麼廣角失真、桶狀變形之類物理條件的限制都沒有在這張相片上出現。

當然,現代攝影師可以拍個幾十張相片,回家後進 Photoshop 合成出一張沒有變形的萊茵河,但是 Andreas Gursky 是在 1999 年拍出來的。

這張相片珍貴之處不在於它的取景、構圖等美感元素,而在於 Andreas Gursky 提出了一個新的技術,能克服各種變形、失真,拍出一條筆直的萊茵河。這張相片讓世人知道:『原來還能夠有這樣的技術存在!』讓攝影科學 (科技) 又往前邁進了一步,所以它的價值在於開啟了一個新的時代。

這張相片是 Andreas Gursky 在炫技啊!!但之前一直看不懂這到底有什麼了不起,今天才忽然懂了!!

Rhein II by Andreas Gursky 圖、Rhein II by Andreas Gursky

2017年4月14日 星期五

遺傳突變教學分享

前幾天有老師問我能不能將我的遺傳突變 ppt 分享出來,她覺得我在 FB 分享的幾頁投影片滿有意思,想看看完整的投影片全貌。

喔,當然沒問題,你可以從這裡下載我的遺傳突變教學投影片

點開連結後有個圈圈在那邊轉個不停,請不用在意,直接點選畫面右上方的『下載』就可以下載檔案。

裡面有張圖片,我一將圖片播放出來,學生問我:『老師,這是什麼?』

『這是得到 AIDS 的女性的下半身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