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10日 星期六

記憶中的氣味 (上):最臭的氣味

身邊的朋友都知道,我是鼻子嚴重過敏的人。雖然台灣號稱氣候四季如春,但我的鼻子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它,永遠保持至少一邊是塞著的。

因為鼻子於我,可說是一項裝飾用的物品,所以我對於生活週遭氣味的記憶相當的淡薄。也因為如此,我對於香水這部描寫氣味的小說十分傾心。不過,雖然我的鼻子不中看也不中用,它還是為我留下了兩次刻骨銘心氣味記憶。

最臭的氣味記憶

從小我就是一個很不用功的學生,因此高中時候,我老爸最常用閩南語罵我的一句話就是:『不讀書,你以後是要去挑牛糞喔?』

後來高三時候開始用功讀書,也順利考上我心目中的東海畜產系。開學第一週的星期三,我們到東海牧場集合,看到教授們捲著褲管在牛舍中忙進忙出,我不禁啞然失笑:『我用功讀書了,結果還是來挑牛糞!!』XD

當然啦,這牛糞一挑就挑了好幾年,這暫且略過不表,我想說的是,那個下午接下來的戲劇性發展實在讓我笑不出來!!

提到我的母校東海大學,有四個反應是最常出現的:『喔,校園很美、樹很多、教堂很漂亮,還有一個很美的東海湖。』

最後一項的東海湖,說是湖,其實祇不過是個簡陋的人工池塘。前人在山坡地上挖出一個大洞,在大洞底部鋪上一張極大的塑膠帆布,帆布上面壓了一些土石固定,然後放滿水,就這樣成為一個人工湖泊。

雖然祇是個人工湖,但不妨礙東海湖的盛名遠播。慢慢的,當人們手中有一些不想養的魚,又不想殺了它們,第一個想到的放生地點就是東海湖。祇是放生後的物競天擇讓最後留下來的都是最原始的吳郭魚品種 (吉利種,一個巴掌大小)。

那些吳郭魚的量有多少呢?沒人估算過。但是,如果妳在岸邊丟塊麵包,妳會看到魚擠魚的盛況出現,最後會有吳郭魚被擠上岸吃掉那塊麵包。魚就是那麼多。

於是,(我猜測) 在山上難得見到湖泊、可以餵魚、看夜景這幾大因素讓工程簡單,也不十分漂亮的東海湖成為東海著名的景點之一。不過這個湖泊有其先天上的缺點,是的,妳猜對了,帆布會破!!

在我們入學前的幾個星期,那張帆布破掉了,水一直流流流流個不停。這次似乎是破在湖底中央,所以在水流光之前,似乎也沒辦法做什麼補救措施。但流光之前,那些魚怎麼辦?

校方請外面的公司來抓魚:『魚免費送你們吧!!請你們把牠們全撈走!!』結果沒一家公司肯來:『那些吳郭魚太小了,跟改良後的品種不能比,沒市場。』最後祇好讓那些吳郭魚全都隨著池水的乾涸而死在池底。

我們這群畜產系的小大一,星期三被集合在牧場的目的,就是要去清理那些已經在夏日烈陽下曝曬一、二個星期的腐爛、生蛆、發臭的滿池成千上萬魚屍!

為什麼是我們,嗯,因為東海湖在牧場旁邊!!所以學校說那是我們的掃地區域……

好吧!!掃魚屍與掃牛糞應該差不多,既然要唸這個科系,就要認命一點。那請學校提供雨鞋、口罩、手套吧!!

什麼?都沒有?!這如果在現在,學校大概被家長告到倒店。不過我們那時還挺認命,一群小大一,40 個男生加上 26 個嬌滴滴小女生,還是乖乖的赤腳下到東海湖去打撈魚屍。

我一點都不會講那個過程有多噁心。妳抓起一條魚屍,結果整個魚肉啪嗒一下全掉下來,在妳手中祇剩魚骨一根。再低頭看一下那片掉下來的魚肉,見鬼,哪是魚肉啊,全都是蛆啦!!

然後在湖底走走走,就有同學慘叫一聲,喔,被湖底的琵琶鼠 (俗稱垃圾魚,屬於甲鯰科,具有硬殼可保護自己) 給刺傷了 (還好事後沒有人得到蜂窩性組織炎、破傷風)。

清一清,湖底還活著的琵琶鼠有十二麻袋 (就不用提我們清了幾百麻袋的蛆混魚屍),每一隻都有 30-40 公分長。那時我才知道原來牠們可以長這麼大,以前在水族箱中頂多看到 15 公分大小的琵琶鼠。

折騰了一下午,總算將魚屍清理完畢,不過身上也沾滿了臭味。我一點也不會跟妳說,這個臭味不祇是氣味分子飄來沾在身上,還有一部份是因為我們同學拿腐爛魚屍打泥巴戰。

當我目睹第一隻魚飛在半空中,又落下來砸到人之後,我被迫發現人類幽默感的無可限量。在第一隻魚起飛後沒多久,滿天都是沿著拋物線飛行的吳郭魚,死的!!

好,上面說的這些與本文標題都沒有關係,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那天回到寢室之後,大家立刻衝到浴室去大洗特洗!!結果還是洗不掉一身臭味!!從浴室回到寢室,大家又拿著牙膏去浴室洗澡,希望牙膏的薄荷清香,能將我們從臭味的地獄拯救回來。

事實證明,用牙膏洗澡,除了涼的吱吱叫之外,對於去除魚屍味是一點幫助也沒有。尤其非熱水供應時間,用冷水沖掉滿身牙膏泡沫時,那種清涼有勁的感覺,真的推薦大家頭殼壞去時一定要試試!!

我們每人都洗了三次澡之後,回到我們的六人宿舍聊天。聊沒多久,聽到遠遠傳來一聲咒罵:『怎麼這麼臭!!』這咒罵聲越來越近、越來越響亮,門一打開,是我們的外文系室友:『我想說怎麼這棟大樓這麼臭,想不到是我自己的寢室發出來的臭味!!你們這五個畜產系的學生是在搞什麼啊?!』

然後,他一面罵,一面收拾流浪小包包,去別棟宿舍投靠同學去了。留下我們五個人繼續在宿舍中無奈的對望 (他三、四天後才敢回來宿舍住)!!

我也不想講隔天教國文的郎亞玲老師被我們臭的花容失色之類的慘劇。我們的外文系室友祇是撞到 5 隻臭鼬,我們國文老師面對的是 66 隻!!至於這個與臭鼬近距離、長時間接觸的經驗有沒有讓郎老師回家後吟詩作對,我就不太清楚了。

就這樣,我們下課後第一件事就是五個室友約著一起到浴室洗澡 (放心,有隔間的,一人一間;不要看到『一起到浴室洗澡』就眼睛瞪的老大),平均一天洗三次澡吧!!到了第六天,我不中用的鼻子才聞不到自身的那股惡臭!!

什麼鼻子壞掉、什麼感覺疲勞,在受咀咒的腐魚臭味之前一概無效!!

Technorati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