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17日 星期日

與學生的對話

我教的班上有一個女孩子,才國一,出落的亭亭玉立,身高 170cm 以上,外表亮眼,衣服搭配也很有品味,第一次上課就讓我注意到她 (衣服搭配是有一次我星期六值班,他們班幾個同學來找我才知道的。)

不過,她上課從來沒有整節醒著過,總是在上課幾分鐘後就趴下睡覺。其他老師也許會去叫她起床,但我沒有。

我總是想,如果這個學生她是前一天晚上上網玩太晚,所以累了,那麼你叫她起床一點意義也沒有,因為他還是不會聽,祇不過形式上滿足了老師心中『嗯,學生都有在聽』的虛榮感;倒不如讓他們好好睡,也許下一節課就有體力上課。如果是因為老師上得爛,學生不想聽,那就是老師的問題了,怎麼反過來要求學生要在課堂上醒著?要反省的是老師不是學生。所以,我都沒叫過她。

有一天,我收回學生的上課筆記修改 (基本上我是每天改,但不是每個學生都會交,我讓他們自由選擇要不要交作業),改完發還回去後的第一節課,這位姑娘抗議:『老師,你沒有改我的作業本。』

『有啊,怎麼沒有?妳的筆記本第一頁是自然筆記,第二頁是國文,第三頁是公民,到了第四頁才又是自然啊!!我有改啦!!』

『老師,你怎麼知道那是我的筆記本?我又沒寫名字!!』

『有啊,妳在第五頁的地方有用印章印上自己的名字啊!!』

『哇,你看得那麼仔細?!我印在一個小小的角落耶!!而且全班那麼多人你怎麼記得住我在第幾頁有寫自然筆記?』

『對啊,我不是告訴妳們我改作業都是連標點符號都改的嗎?我可不是說說而已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