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30日 星期三

第 56 號教室的驚嚇

2008 年台灣出版了《第 56 號教室的奇蹟》中譯版,那時我還是新手教師,趕緊買了一本。

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讀過這本書?當時閱讀的時候我很驚嘆雷夫老師對班級的用心,他努力寫書、到處演講,然後把版稅、演講費 & 募款的款項全都用在自己的班級上,完全沒有留給自己使用,每年花在班級的費用是好幾萬美金,遠高於他的薪水。

他帶著這些五年級的學生讀莎士比亞、演莎士比亞,坐飛機到華府參觀白宮……總之,這是我這個遜咖做不到的程度就對了。

閱讀時翻過一頁一頁內容,不斷的驚嘆這個老師怎麼可以為學生做到這樣的程度?但是最讓我訝異的還在後面。

教師的影響力沒有想像的多

雷夫老師說他的班級升上六年級後半年,他的教室被放火燒掉一部份,後來發現兇手是兩個升上六年級的學生。他很難過,之前在五年級時他那麼努力的將這兩個學生的行為導正了,他們也學習莎士比亞學的很開心,才半年就又回復以往,而且更加變本加厲。

我看到這一段時感受到的是驚嚇。因為相信教師這個行業可以為社會做出一些貢獻,所以才跑來當老師,但是雷夫老師這一段描述卻提醒我世界沒這麼簡單。

第 56 號教室的奇蹟
圖、第 56 號教室的奇蹟

我相信我絕對做不到雷夫老師的程度,相信全世界也沒幾個人能做到他那樣的程度,但他對學生的影響也沒辦法持續多久,學生一旦離開他的身邊,馬上又受環境影響而回復原本的狀態。

教師對於要改變學生可能力有未逮,那麼誰才是能影響一個學生一生的人呢?從雷夫老師的經驗看來,老師能夠陪伴學生的時間是有限的,最多就是兩、三年;要能夠持續陪伴在學生旁邊並發揮影響力改變學生一生的人,應該祇有學生的家長了。

雷夫老師的學生都是來自貧民區,家長普遍對於教育並不太重視,所以學生離開雷夫老師的班級後沒人繼續帶著成長,就被不重視教育的家長再拉回原本的水準。

看過《第 56 號教室的奇蹟》後,我看到一些老是把教育責任外包給教師、補習班的家長,我都很想跟他們說:『教師沒有你想像的偉大,我們能做的事極其有限,教育孩子最重要的人還是你這個家長。』

不過,這樣的家長也不可能聽得下這些話就是了,所以我也不想自討沒趣去說這些話。有緣看到這篇文字的您,請想想雷夫老師的例子,思考怎麼樣才是對您的孩子最好的方式。希望您的孩子都能順利成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