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30日 星期日

中國傳統智慧克流感?想太多!!

剛剛看到漢唐中醫倪海廈寫的文章『禽流感與流感』。

閱讀之中,我彷彿聽到血管爆裂的聲音,有些話不吐不快,所以寫這篇文章。

倪醫生的立論是,東漢獻帝時醫聖張仲景寫的傷寒雜病論一書中就已對所有傷風感冒類的疾病提出解決之道,因此現代醫生不從傷寒雜病論中汲取古人智慧,反而外求他國製造的克流感疫苗,簡直是誤人誤國。為了證明張仲景的藥方可以用於治療禽流感,他這麼說:

如何證明上面的中藥絕對有用呢?很簡單,讀者請買一些上面我說的藥與克流感西藥,然後去公園或是養雞場,將中藥與西藥灑在地上,讀者就會看到這些禽類將選擇中藥吃,絕對沒有一隻笨雞或是笨鳥會去選擇西藥克流感吃的,這就是 Mother Nature, 就好像是當你家的貓或狗有病時,它們會去吃草,自己去找尋能夠治病的藥物,絕對不會去吃西藥的,除非動物醫師硬注射西藥入體內,否則它們絕對不吃西藥的,讀者也可以將這兩種藥放在餐桌上過一夜,第二天早上你就會發現你家的蟑螂只吃中藥,沒有一隻笨蟑螂會去吃克流感的,這就是蟑螂可以生存在地球十億年以上而不被毀滅的真正原因,因為它們比人類聰明太多了,連他們都知道如何做選擇。

老實說,上述這一段話祇能證明倪醫生頭腦不清、邏輯錯誤,對兩個毫無關連的事件做了錯誤歸因,卻無法證明中藥可治禽流感。

如果我灑一把雞鴨常吃的飼料與一把張仲景藥方,結果發現雞鴨選擇吃飼料,冷落了張仲景心血結晶,那麼依據倪海廈醫生的邏輯,我可以說雞鴨的飼料中含有天然的治病成份,比起張仲景醫生研究出來的藥方更能治病,連雞鴨都懂得選擇。

是這樣嗎??我想任何一個腦筋正常的人都看得出這樣的推論有多離譜,但是倪醫生卻以此為立論基礎呢!!

至於兩千多年前的古人智慧能不能用來治禽流感呢?我想先說說袁枚的故事。

清朝詩人袁枚在《子不語》一書中記錄了他所見、所聞之異人異事。他記載一位他曾見過的異人,下肢腫漲如斗袋,必須將這些下肢腫漲部份馱於肩上,艱難的行走。袁枚猜測這人必定是招惹了什麼鬼怪,因而受到此項懲罰。

袁枚寫此書時應已獲進士資格 (袁枚 24 歲考取進士),而我讀此書時為國中一、二年級,讀到這一段時,我並不以鬼怪之說解釋袁枚所見之人,我當時心中所想的是:『喔,可能是血絲蟲造成的象皮病吧?!』

短短百多年的科學進步,讓一些疾病就從一位進士也未能瞭解、祇能將其歸因於鬼神作祟的情況,演進到國中生也可以大致猜測其病因,這就是科學進步對於疾病成因的瞭解程度有大幅進展的關係。

今年的諾貝爾醫學獎得主是在十多年前發現胃內原來還有胃幽門螺旋菌,才發現胃潰瘍的主要成因是胃幽門螺旋菌分泌物質造成胃壁受損,進而被胃酸腐蝕,而不是以往認為的壓力過大所致。

一位醫生若在這十數年間未能獲取新知識,繼續認為『壓力過大』是胃潰瘍的主要成因,那麼不論他開了多少藥給病患,仍無法確實治癒病人的胃潰瘍。

十年、百年間的醫學知識便已有如此鉅大的改變、進步,那麼又怎能奢望二千年前的醫學知識能治療今日的疾病?

西方醫學在明、清引入中國、廢水處理技術在清朝年間引入中國,使得中國人平均壽命從 37 歲長足進步至 6,70 歲。數千年來的中醫醫學並無法使人均壽到達 40 歲以上;漢朝貴族婦女的墳墓出土後,針對她的遺體所做的研究發現她生前受到多種慢性疾病的侵蝕,且未能受到適當的治療,因此死的並不平靜。身為貴族可受到許多的醫學照顧尚且如此,何況是平民百姓。

因此,兩千年前的傷寒雜病論可用來治療今日的禽流感?我祇能說,想太多。

Technorati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