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30日 星期一

擔任模範生表揚大會司儀

『待會熱音社撤場要花比較多的時間,所以你們想辦法撐一下,試著在他們撤場時說些話,不要讓場面太冷。』

『啊?什麼?不會吧?』

前幾天 (2009.03.27) 是台中市模範生表揚大會,可昕與我被抓去當大會司儀。原本想說這種表揚大會就是照本宣科,看著稿子唸就是了,所以也沒想太多就答應了。

許多朋友聽到都覺得我很大膽,敢在市長、處長、許多校長面前講話。我是覺得還好啊,反正把台下的人都當成西瓜就好了!!:P

以前唸研究所第一次 seminar 時,手腳真的會發抖,要報告的 paper,因為過度緊張,整個被我揉爛了。當時台下坐著全系 20 幾個教授,每一個都可能會把我釘在黑板上哭,所以真的是很害怕。

久了之後,就發現有好好準備的話,教授也不是那麼不近人情的啦。就算當場我答不出來,總會有幾個教授幫忙回答,給台階下,慢慢的膽子就大了 (當然,如果都沒準備就上台,浪費大家的時間,教授們確實不會手下留情,學弟被釘到在台上哭的也不少見了)。

雙向訊息傳遞的 seminar 都不怕了,模範生表揚大會再怎麼樣,市長也不可能在台下釘我啊,這種單向的訊息傳遞方式我一點都不擔心,將大家都當西瓜就好了,要耍寶、要唱歌都沒問題。更何況稿子事前都準備好了,困難度應該不高 -- 如果我的舌頭不打結的話。

排練、預演大致都與我所想像的差不多,不過真正來時就問題一堆了。

一下子是某個學校的領獎代表未到,過一會兒,ㄟ,他又到了。工作人員忙著與我們聯絡,要我們修改手上的名單。平常要改這名單是沒什麼,但在台上一下子要改就覺得有點手忙腳亂。

不過這些都還算是小問題,最害怕的是聽到『想辦法撐久一點』。:O

一聽到這個指示,可昕馬上到後台訪問台中女中熱舞社的同學,想從這些同學的口中探聽出有什麼重點。可昕訪問同學的同時,我看看正在台上表演的惠文高中熱音社,嗯,有了,後面那個爵士鼓夠我講個幾分鐘,加上可昕的部份應該可以撐到熱音社撤場完畢。

『可昕,剛剛熱音社同學表演的時候,妳有注意到後面打鼓的同學嗎?我們看熱音社表演時,多數的目光大概都集中在主唱身上吧?打鼓的同學坐在最後面,常常是最被我們忽略的。可是,要能夠上台表演,那打鼓的同學也是要經過非常辛苦的練習才有辦法耶!一點都不比主唱輕鬆。

以前我看 X-Japan 團長 Yoshiki 打鼓,覺得帥氣極了,所以我也想學爵士鼓。但是我馬上就發現像我這種走路會同手同腳的人要練習打鼓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我們看到打鼓的人雙手忙個不停,但其實打爵士鼓時雙腳也沒閒著,不停地在敲其他鼓。

打鼓從最開始的兩個鼓開始練習,每新增一個鼓進來,都要花一段時間的練習才能習慣。像我這種會同手同腳的人,加了腳的部份就傻了。就算克服了手腳不協調的問題,要練習到能演出的程度,那還是很漫長的一件事。

雖然這麼辛苦的練習,但是打爵士鼓的鼓手通常都坐在最不顯眼的位置上默默付出,我實在很佩服他們!』

呵,感謝 Yoshiki,讓我撐過一段時間完成任務。不過當天在場的人,知道 X-Japan & Yoshiki 的人應該不多吧?我在 Youtube 找了一些他們的音樂片段,可以見識一下 Yoshiki 極速每秒鐘 13 下的擊鼓 solo。

第一個影片很吵、音量很大,要聽的人可能要先將音量關小聲些。如果不想聽爵士鼓獨奏,直接將時間軸拉到最後面,接續的第二個影片就是抒情歌演唱了。

雖然撐過了一個小狀況,但其實靠的是小聰明,實在沒什麼可取的。我比較佩服可昕,一聽到要撐時間,馬上去採訪表演團體,並且能馬上到台前講出來。

很簡單是嗎?不,一點也不簡單。

你要知道現場有熱音社的同學在表演,歌聲、吉他聲、鼓聲震耳欲聾,在那種情況下,我跟可昕講話時都是用喊的,而且我被吵的沒辦法思考,祇能抓一個小點做發揮。但可昕竟然還能去採訪、整理做報告,我祇能說佩服、佩服,不虧是年年拿台中市即席演說 & 朗讀冠軍的人!!

一次的司儀經驗,讓我體會到我這個美女學妹有多厲害!真的是望塵莫及!厲害、厲害,佩服、佩服。

ps:

我原本很想在胡市長頒完獎離開時模仿瑤瑤的語氣:『你不要走…你不要走…殺很大!!』但是怕今年就被 fire 掉,所以沒講。不過,其實我有想過,如果狗腿一點,其實講這個不會怎樣。

但是,我不想當狗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