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6月1日 星期三

為什麼要閱讀?

幾年前,城邦出版集團推出一個小小的、廣告性質的刊物:城邦閱讀。

一位名為『唐諾』的編輯在城邦閱讀的前六期發表了他對於『閱讀』的一些想法。文章本身相當令人讚賞,值得一讀再讀。後來搬家時不小心將手上所有的城邦閱讀都當成垃圾丟了。那時自然是懊惱不已,也曾上網搜尋,看看是否有人將這些文章電子化,但並沒有結果。想不到,隔了幾年後,竟然失而復得!!

底下這些文章都是唐諾對於閱讀的一些觀點,刊登於『老貓學出版』網站之上。礙於未取得唐諾先生的轉載允許,因此僅列出文章摘要,若您覺得有興趣,請點擊連結閱讀全文。

閱讀的「基因之海」

在我有能力擁有一個女兒,而我女兒也長大到有能力問我幹嘛要讀書時,我可以很方便找到她聽得懂的理由;我指著以寫小說為志業、正埋首讀書的她母親告訴她:

「你完全知道你媽媽有多用功,然而,就算這樣,她廿多年來也才寫成不到十本的書,從你出生以來,她平均四到五年才有一本小說集,而你可能五到七天就可以把她四五年來的努力讀完,你想,天底下有比這更佔便宜的事嗎?」

修補匠的啟示:無目的閱讀(一)

愈是專業準確的工具和材料,愈沒有移為他用的彈性,當它被取代被淘汰,往往就真的是被取代淘汰了;反倒是那些爛木片爛木頭,似乎一直找得到新用途……

記憶的必要:無目的閱讀(二)

電腦是靜態的倉庫,只供你有意識、有目的的找尋取用;人腦卻像個燜燒鍋,它沒一刻真正停止過,不管你是在思考、談話、行走、睡眠或發呆時,但它需要有內燃 的材料才燒得下去,才燒得好。我們人的記憶,便是它唯一的柴薪來源,電腦裡存放的資料無法替代……

時間不夠怎麼辦?

相較於人類數十萬年如一日的浪費,這裡,我們像個狡詐的賭徒般自問:萬一萬一不幸,我們覺得自己讀錯了一本書,會損失什麼?

答案是:大致就是兩三個晚上可用來不斷按電視選台搖控器的時間,以及大約一百五十元到四百元左右的成本。

那萬一萬一有幸我們贏了會贏到什麼?

答案是:我們打開了一個豐富美好的世界--不只眼前這個現實世界,就像我們講過的,還包括無數個不存於現實的記憶世界,也包括無數個可能不會在現實呈現的想像世界。

停電限電的日子

我個人因機緣的關係,身邊有夠多的電影、電視、音樂等等工作者,我從不敢對這些創作形式賦予和書同等的厚望──我不是懷疑朋友們的能力和誠意,而是根本性的不信任他們的創造條件,他們要完成一份創作的花費太昂貴了,輸不起……

一位真正關心閱讀的出版人

就像柏拉圖「洞窟理論」掙脫鐵鍊、走出囚禁洞窟看到外頭清明遼闊世界的哲人一般,你應該告訴其他人,有如此一個美好的世界.這是公德心,也是做為一個讀者的義務。

不與書相遇的方法之一

好的書很多,遍地都是,但真正屬於你一個人的好書卻永遠屈指可數,難以相遇─其根本問題倒不在於書,而在我們自己,我們善變的自己。每一個不同時間的我們,有著不同的心事、不同的思維焦點、不同的情感和知識準備,以及不同的疑惑待解,因此,恰恰好可以跟我們此時此刻對話的那本書或那有數的書,便不得不成了某種接近神蹟的禮物了。

Technorat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