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11日 星期日

我為什麼不信任中醫

很多人說西藥具有副作用、中藥比較溫和。

但是如果你問我比較信任中醫還是西醫,我寧可選擇西醫,服用有副作用的西藥,因為我不信任中醫。

中醫對我而言,它有幾個致命的問題存在:

第一、藥材的問題

中醫有很大一部份採取植物入藥,但問題在於植物並不是都生的一模一樣。舉個極端的例子,在受到鎘污染的田中所長出來的稻米就有高比例的鎘,而在一般地區所長出來的米則不含鎘。

所以問題就來了,一位中國北方醫生所開發出來的藥方,所採取的是北方生長的植物入藥。如果他的藥方真的有效,能治療疾病,那也不保證同樣的藥方在南方也能治病。即便中國南方的醫生採擷了相同的植物入藥,但因為南北方氣候、地理條件相差甚遠,植物生長的情況也大不相同,所以北方醫生開發出來的藥在南方可能就完全行不通。

這還是假設南北方醫生採用相同的植物。

數年前北京市政府對市內中藥店進行普查,結果發現藥材之混亂簡直到了可怕的程度。光以何首烏一項藥材而言,在北京市內可以買到的何首烏竟然涵括了六科,共十六種植物。

也就是說,你買了何首烏,但它可能根本不是何首烏,祇是某一種與何首烏長的很像的植物。同一科的植物特性就已經有很大的差異了,更不用說跨到不同科去,還六個科。

混亂的還不止是何首烏一項,幾乎每一個藥材都有錯誤的情況。而且,不是一般的中藥店發生這樣的問題,連一些具有歷史的老店同樣發生問題,因為很多植物從外觀是難以分出差別的,但是做 DNA 鑑定就知道它們屬於不同的科、屬、種。

西醫在這一點上比中醫來得可靠。西醫發現某種植物具有治病功效後並不以此滿足,他們還希望能瞭解到底是植物裡面的什麼成份具有治療效果,所以總是一再的分析再分析,直到找到源頭為止。這麼一來,西醫就可以不再依靠植物,而可以試著利用化學方式產生具有療效的成份。

這樣的方式有很多優點。第一個,利用化學方式生產可能會比較便宜。其次,利用化學方式生產,其純度比較高,理論上藥效也會比較好。第三,藥用植物中可能含有的有害物質不會被複製,最後,沒有認錯藥材的風險。

第二、藥材效用如何?

中醫所開的藥方可能有治病的效果,但是在這其中有多少是安慰劑的作用?

我們人類很有趣的一點就是,祇要我們認定、相信某種東西對我們的健康是有幫助的,那麼即使那種東西其實對我們一點幫助都沒有,但你吃、擦、抹了那東西之後,你還真的會發現自己健康狀況變好了。

這就是安慰劑的效果。

醫生都明白安慰劑的效用,所以你去看病時,即便並沒有什麼病痛,醫生可能還是會開個維生素 C 錠之類的藥物給你,你回家一吃,嗯,身體果然變好了。明明維生素 C 並沒有治病的效果,但你就是發現身體變好了。這就是我們相信醫生開的藥就是要治病的,所以我們的身體就這樣被騙了,而傳達給大腦說:『嗯,我真的有好一些。』

為了避免藥物其實無效,祇是安慰劑效應讓病人感到自己健康變佳,因此西醫利用實驗來驗證藥物的效用。醫生讓一群人吃安慰劑,另一群人吃真正的藥物 (當然不能讓這些吃藥的人知道自己吃的是安慰劑或是真正藥物,否則實驗就不準確了),然後來比較兩組之間是否有差別。

如果兩組之間沒有差別,那代表吃藥的人與吃安慰劑的人都一樣,也就是那個藥是無效的。如果兩組之間有差別,那代表吃那藥真的能治病,是有效的,可以利用這個藥物去治病了。

但是這樣的過程在中醫裡並不受到重視,因此中醫開的藥方有多少程度屬於安慰劑?似乎沒人能給一個確定的答案。

第三、副作用的干擾

藥物的副作用是藥學家的痛。明明是要用來治病的藥,卻反而會引起其他疾病,這真是很麻煩的問題。副作用的問題當然中、西醫都會碰到。

如果是那種副作用很強的,一吃,隔幾天就死人的,當然可以確定這款藥一定馬上被淘汰,不論是中、西藥應當都是如此。

但如果是那種副作用不明顯的呢?這時中、西藥就有差別了。

西方醫學對於藥本身並不信任,所以都有長期的監控。數年前,美國發現有許多婦女得到子宮頸癌,追蹤調查的結果,發現這些婦女中有一些相同的特點,就是她們在二十年前都服用過一種避孕藥進行避孕。那時才瞭解原來這種避孕藥有在數十年後造成子宮頸癌的副作用。

中藥有做病人長期的追蹤調查嗎?很不幸,並沒有。至少數十年的追蹤調查是沒有的

西藥因為做了許多調查,所以知道它有哪些副作用,也讓病人服用前先知道有副作用的存在,讓病患可以選擇要不要接受副作用。這也就是我們常聽的『西藥副作用大』的原因。

中藥呢?不是沒有副作用,而是之前沒有人去做長期研究,因而對於副作用並不瞭解,但這種對於副作用的無知卻被大家誤傳為『中藥溫和、沒有副作用』,這真是天大的錯誤。

近年來以西方科學方法進行中藥的研究,慢慢發現中藥的副作用可能也是很強的,比方說某些中草藥可能引發猛爆性肝炎、急性腎衰竭;長期服用小柴胡湯造成間質性肺炎……這些都是近來以西方科學方法進行研究才有的發現。所以,誰說中藥溫和呢?

對我而言,西藥明白告訴我可能的副作用是哪些,這是真小人的行徑;中藥呢,完全不提副作用,祇告訴我它可以治病,這是偽君子。在真小人與偽君子之間讓我選擇的話,我選真小人,因為他比較可以掌控

第四、理論可能不正確

支持中醫的人常說的一句話是:『中醫是驗證了數千年的醫學,如果無效,他早就被淘汰了。他還能流傳到現在就是因為真的有效。』可是問題在於,驗證了數千年不代表他就是有效的。

這麼說吧,如果在你生病時,我請一位非洲部落的巫醫來幫你看病,他求神問卜之後說你犯了神怒,必需關在一個小房間內,每天齋戒沐浴,十天後出來,宰殺一隻豬祭拜上天,乞求神的原諒,這樣你的病就會好。

你聽了之後可能會覺得『開什麼玩笑,我生病跟神有什麼關係,真是太不科學了,我要去看一個比較正常的醫生。』

可是你有想過嗎?巫醫的這一套可能歷史不止數千而已,可能已經有上萬年的歷史也說不定,如果要比驗證,我想巫醫們的治療方式比中醫受到更多歲月的驗證。那麼為什麼你不相信巫醫?(當然我這個例子舉的不是很好,將巫醫換成道士、和尚,可能這一套說法就有很多人相信了。)

所以,驗證了數千年不代表中醫就是正確的

中醫最大的問題在於缺少對前人的質疑

西醫遵循科學的研究方式,認為一切的結果都是可以受到質疑、並可以被推翻。目前我們採行的一些治療方法並不盡然代表他就是正確的,可能祇是我們暫時不知道這個治療方式的缺點何在,或是說目前為止這是我們所能想到的最好治療方式。但因為現行方式可能還會有錯誤產生,所以我們要對現行的方法進行質疑、檢討,隨時發現前人的方法中可能的缺點並加以改進。

中醫呢?嗯,可能會覺得:『我都照著書上所寫的開藥方了啊!!那為什麼無效呢?啊,我知道了,可能是我病症識辨不清才會造成這樣的結果。前人應該是對的,祇是我沒有搞清楚,才會造成開的藥對病人無效。我下次應該再分辨清楚一點才對。』

結果在這樣不敢推翻前人的理論的情況下,錯誤一代代延續下來。越到後代越覺得:『已經經過這麼多年了,應該都是正確的吧?如果我用了無效應該問題出在我身上。』因此,驗證是驗證了,但因缺乏錯誤迴饋機制,使得中醫幾乎是停滯不前。

雖然中醫停下來了,但是疾病並不會待在數千年前的狀況停滯不動啊,新的疾病持續產生,環境發生變化,在在都使中醫採行的方法越來越不適用。

而西醫則一直推翻前人的理論、前人的方法,一直在往前踏進。雖然有時走錯了路,但因為西醫採用科學的方法,一直進行著『互相漏氣求進步』的工作,所以走錯路後總還是有可能會別人帶你走回來正途。因此西醫雖然還是在疾病後面苦苦追趕,但可以確定的是現在的西醫會比十年前的西醫用更正確的方式治病。而十年前的西醫用的方式會比二十年前的西醫用的方式更好……

中醫呢?現在用的方式會比十年前、二十年前的方法好嗎?我可不敢說……如果說有人認為中醫在兩千年前就發展完備,再也沒有修正的需要了,那我覺得這兩千年來的無數中醫師也真是白活了,竟然比不上兩千年前的古人。

第五、中醫師產生方式雜亂

看我爸十幾年前考中醫師特考的情況、考不上的人到大陸隨便拿一張中醫師執照就可以開業的情況,想想路上中醫診所不知道有多少拿大陸執照的黑牌醫生,我祇覺得實在是可怕。

第六、藥方產生方式可疑

中醫經由理論去調製藥方,比如說身體寒涼,所以要配一些溫性的藥品。至於這樣的理論有沒有實際的驗證?配了之後會不會產生副作用?抱歉,不清楚,反正一切醫生說了算。

舉個例子好了,那漢唐中醫的倪海廈醫生在自己的網頁上寫了許多藥方,著作權人都是『倪海廈』,也就是說那都是他自己『創造』的藥方。

對我來說那真是可怕的情況:他是否有經過實驗證明那些藥方有效呢?是否證明過那些藥方無害呢?總不能他自己說無副作用、有效就行了吧?!有沒有經過其他人的檢證?這樣亂開一通,也有人敢吃,我祇能說佩服佩服,在下沒膽,不敢嘗試。

當然西醫常常也是醫生說了算,但至少在藥方的產生上做了比較嚴謹的研究,對於藥的副作用也比較瞭解,搭配上可能產生的問題也有較多的研究,所以至少可以將問題降低一些。

科學是可否證的

現代科學並不認為現今我們所用以認識世界理論就是最完美的,而是,在尚未找到更好的理論之前,我們暫時接受目前的理論。

西醫亦是如此。

西醫認為我們現在所用的醫療方式可能有缺點、不完美,但是還沒找到新的方法前,暫時先使用這個可能有缺點的方法進行醫療。

光是這個『不滿足於現況』、『自我檢證』的心理,就足以讓我對西醫有較大的信任感,而我不信任中醫,就是他缺乏這一套自我檢證的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