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31日 星期二

紅色皇后跑跑跑

愛麗絲看到紅色皇后 (The Red Queen) 不停的跑步,卻還是留在原地不動。愛麗絲忍不住對跑步中的紅色皇后說:「在我們的國家,只要你跑得夠久、夠快,你就一定會到達一個不一樣的地方。」

紅后回答:「這是什麼慢調子的國家。你瞧,在這兒,我們必須拼命向前跑,才可以勉強維持在原地。你若想要跑到別處,就必須加倍速度。」

動物學家麥特‧瑞德里 (Matt Ridley) 在『紅色皇后』一書中引用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故事,告訴讀者,演化的競爭,讓各種不同的生物都像紅色皇后一樣,祇有拼命的向前奔跑才能留在原地。

獵豹為了抓到羚羊,必須跑的比羚羊快;反過來說,羚羊為了不成為獵豹的下一頓大餐,也要努力提昇跑步的速度以躲避豹的追殺。

獵豹提昇了一些速度,讓牠能抓到比較多的羚羊;過沒多久,羚羊的速度也隨之提昇,讓獵豹又回到原本的成績;獵豹又改進某些裝備,讓自己跑得再快一點;過沒多久羚羊也改進了牠的裝備。

獵豹不斷的提昇跑步的速度,使牠們的速度可能是幾萬年前的老祖宗的好幾倍。但是獵豹每天追捕到的獵物量,卻可能還是與老祖宗無異,因為牠們所遇到的對手也比老祖宗數萬年前的對手強多了。

這就像是兩個國家的軍備競賽,兩個國家之間的戰爭從石頭與棍棒齊飛,一路升級為核子彈頭列陣示威;但是兩個國家誰也沒好處,花了這麼多的精力在軍備競賽上,到頭來祇是維持自己留在原地而已。

這種競爭無所不在,除了在演化中看得到這類瘋狂的軍備競賽,在日常生活中也屢見不鮮,悲觀的說,祇要有競爭的地方,陷入瘋狂軍備競賽似乎是必然的結果。

即便有一方看到當中的瘋狂,想要退出這個競賽,在他遲疑的那一瞬間,可能就已經被對手給消滅了 (幸虧美俄之間的核子競賽不是這樣的結果),因此對於身處在競爭中的人,最好的決定可能就是不停的奔跑,不顧一切的往前奔跑,以免自己落在後頭而被追兵趕上。

這個紅色皇后原則應用在教育上仍然行的通。

我們假設大家心目中的好工作數量是有限的,為了競爭這些好工作,大家把履歷投到該公司去。公司老闆對所有人都不認識,也不知道你圓的扁的,好的壞的,他要挑選某些應徵者來面試的選擇依據的就是你的履歷。

扣除有幾個爸爸、幾個媽媽的老掉牙內容,老闆從履歷上能看到的就是你過往的經歷以及學歷。一個社會新鮮人可能沒有多少經歷可呈現,所以能呈現的就祇剩下學歷這一項了。

想想看,如果你是老闆,看到兩個人各項指標都差不多,但其中一個人是台大畢業;另一個是鳥蛋大學畢業,你會挑誰來面試?多數人大都會挑台大畢業的應徵者面試,因為我們對於『台灣大學』這所學校比較信任,至於鳥蛋大學,聽都沒聽過,實在不敢冒險一試。

因此,你所擁有的學歷某種程度也表彰了你的可信任度,人們透過對台灣大學以往畢業生的觀察,將他們對於台灣大學畢業生的信任延伸到你的身上。所以學歷除了顯示你的知識水準,它更隱涵著篩選的指標性:『沒有能力拿到這個學歷的人都被篩除在外了。』

因為『台大畢業』帶有這麼強烈的指標能力,所以大家想盡辦法要擠進台大,而不想去就讀鳥蛋大學。但要進台大談何容易?並不是每個人都能進台大的啊!

經過觀察,原來建中、北一女學生上台大的比例比較高,所以大家也想盡辦法要進建中、北一女,希望進入這兩所學校後,經由學校教師的教導,能順利考上台大。

但是話又說回來,建中、北一女也不容易考上啊!所以就要去擠明星國中、擠補習班,學一大堆除了考試之外都用不著的瑣碎知識,以求讓自己比別人多一分進入建中、北一女的機會 (參見讀完『危險心靈』後的一些想法)。

但是就像紅色皇后不停的奔跑卻無法前進一樣,補習了、擠明星國中了、背了一堆無用的知識了,你做了這些事,別人也做了這些事,甚至做的比你還多(如請家教),結果你可能還是停留在原地,考不上建中、北一女。

對於考題而言,國中基測的目的是檢測學生是否具有基本能力,並不做為入學的依據,所以,『理論上』基測題目應該很簡單才對。但實際上,如果基測不做為入學的依據,學生還得再考一次入學考,所以為了節省學生的時間,基測分數就拿來權充入學分數了。

既然要做為入學依據,建中、北一女又有學生容量限制,不能無限制容納學生;所以這個入學依據一定要有鑑別度,當大家都準備充份時,就必須出一些刁鑽的題目考倒學生,才能勉強區分出一些學生具有進入建中、北一女的資格,另一些學生可能分數差了 0.1 分,但就是失去進入這兩所學校的資格。

而這些刁鑽的題目又反過來讓國中教師不得不將教學、考試題目細瑣化、困難化,最終結果就是大家花了許多的精力,卻還是在原地跑步。

你說:『我們不要花時間在這上面了,讓我們跳開來吧!』很可惜,這似乎是不可能的事。祇要有競爭壓力存在,大家就會想辦法去因應這個競爭,不論競爭是可見的或是隱形的。

十年前,教改聯盟說學生都是能力編班,這樣學生壓力太大了,所以要常態編班,讓教學正常化,減輕學生的負擔。結果,這麼一改,學生的壓力變少了嗎?並沒有。因為學生最終極的競爭目標 (就業市場) 並未擴增,所以學生的壓力不可能減少。

公立學校常態編班、教學正常化之後,希望在考高中、考大學時比對手贏一點的學生就轉到不受教育部規範的私立學校去了。讀不起私立學校的,至少也會去參加全科補習班,一個拉一個,都不用爸媽說,學生自己就跑去補習班報名。

看到這種情形,有些公立學校擔心學生都被私立學校拉走,因此陽奉陰違的又偷偷的做了能力分班,以留住學生。你說學校怎麼可以做這種事,給學生不好的示範。就算好學生流失了,還有一些需要我們幫助的學生啊!難道學校都沒看到這些學生的存在?

但我說,對於許多地區的學校而言,陽奉陰違是不得不然的事,因為不這麼做,前、中段的學生大抵就都流失到私立學校去了,然後,家長是會探聽的:『ㄟ,某某學校怎麼減班減那麼快?是不是有問題?我們還是到別的學校好了。』不多久的時間,學校學生數就少到不足以成為學校。

學校乃是為學生而存在,學生都流失了,這個學校也準備要收起來了,很多小型學校不就被迫關門了嗎?學校都關門了,那些需要幫助的學生,原本好歹還有個學校可以唸,現在連學校都沒了,損失最大的就是這些末段的學生(可能是家境不好或其他因素),他們現在得要到離家更遠的地區就讀了。所以對於那些陽奉陰違的學校,或許我們還要感謝他們,否則會有更多學生失學。

祇要競爭壓力不減,我們的教育就很難正常化。如果哪一天,我們也像芬蘭一樣擁有許多資源 (國土面積是台灣九倍,人口才我們四分之一),大家都不用擠破頭去競爭那麼一點點資源,我們的教育才有可能正常化。

競爭壓力不減,不論現在高中入學方案怎麼改都沒辦法減輕學生壓力;即便建中、北一女入學都改用抽籤制,全國有心讀建中、北一女的人都可以來抽籤,也沒辦法改變這個現象。明星公立高中消失了,家長會把孩子送到私立學校去繼續進行競爭。

祇要有競爭,紅色皇后效應就會跟在我們後面不斷的踢我們屁股,要我們跑的比別人快一點、再快一點。即便我們知道我們學了很多無用的東西,但是紅色皇后才不管這些,她祇要我們不斷的拼命奔跑。

以前全國擁有教師資格的人少,當了教師就可以輕鬆過日子了。現在擁有教師資格的人多,教師之間也競爭起來了,所以超額辦法、評鑑辦法一項項出爐,我們現在才當老師的人也沒資格抗拒,因為這也是紅色皇后效應。

我們惟一能做的就是,認命的往前跑……

ps:

前一陣子李家同教授寫了一篇『天啊!小四考這個?可憐可憐孩子吧!』,大河馬也寫了兩篇文章:『饒了孩子吧,請教學生真正需要的知識』、『國中學測可以沒有鑑別度嗎?』,老實說,我都認同他們的說法。我自己寫國一國文考卷都寫不及格,我也覺得實在太誇張了。

但是,基於紅色皇后效應,我要說,我們無法改變現實。不論法規怎麼定,公立學校不能做的,私立學校可以做,結果反而是讓孩子們不得不去擠私立學校。其結果會變成另一種狀況:『有錢的人掌握資源,沒錢唸私校的人看別人享用資源』。

ps2:

我希望教育政策鬆綁,不要再對公立學校限制東限制西了。因為現實環境的壓力不可能因為政策的限制就減少,其結果是大多數學校都得陽奉陰違,政府沒了公信力;學校做了不好的示範;家長認同會做假的學校;學生從小學會做假,四輸的局面。

如果教育政策能鬆綁,至少大家不用偷偷摸摸的做,可以給學生比較好的身教。

ps3:

前幾天看到大河馬的第一篇文章就想回應一下,今天教材寫好了,終於有時間來寫這篇文章!雖然我寫這篇文章,但不代表我覺得學生學習一些無聊知識就是應該的,我祇是覺得那是現階段不得已的現象。我也希望讓學生學習有用的知識啊!看我以前的文章『我為什麼想要學韓文?』就知道了。

Technorati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