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3日 星期日

特定瓦斯器具裝修 (三)

之前特定瓦斯器具裝修 ()、() 兩篇文章描寫我在 5/27-28 兩天,去旁聽職訓局訓練課程的所見所聞。

會去旁聽這樣的課程,原意是因為自己身為教師,希望能從藉由觀摩他人的教學而學習到一些教學技巧,所以祇挑選比較著重在課堂講解的課程旁聽。

但那兩天的經驗讓我覺得瓦斯器具裝修的知識其實對每個人都非常重要 (尤其是看到爆燃場面),而且授課的教師將課程安排得很有趣,所以報名了 8/18 - 9/2 日的課程,一連三個星期的週六、週日到彰化參加正式培訓。

五月打電話叫我旁聽課程的那位朋友,這次成為課程助教。她原本擔任的是行政工作,但是旁聽整個課程之後自己花了不少時間學習,一次就通過丙級技術士證照考試。所以八月的課程她除了原本的行政工作外,又擔任教學助教,幫忙其他授課教師進行課程。

她看到我,很不客氣的下馬威:『嘿,Yukie,我可是唸社會組的,原本對那些原理什麼的都不懂。但我上了課後,祇考一次就考過證照了,如果你這個自然組的沒考過十二月的證照考試,你就準備去跳樓吧!!』

咳,聽到損友的這番話,讓我心理壓力有點大!

我知道在五月及八月的課程之間,七月還有一次課程。那次她找了幾個親戚、朋友聽課。上完課後,每個人都是一次就拿到證照。如果祇有我考不過,那傳出去就太丟臉了。

不過,既然來了,就要好好學,證照考的過考不過日後再說;認真聽課,努力點學習才是現在的重點 (喔,我忽然想到,十一月就要考第一階段的筆試了,我現在還沒半點準備耶……)。

這次的訓練課程一共有三位授課教師擔任。除了前兩篇文章中提到的劉老師負責解說瓦斯熱水器的作動原理、陳老師講解故障排除之外,還有一位葉老師負責器具安裝。

課程是從葉老師的器具安裝開始的,聽沒幾分鐘我就抓狂了。

怎麼說呢? 這位老師本身從事瓦斯行業,也在某縣市擔任了兩屆的瓦斯公會理事長,是瓦斯行業相關知識相當豐富,擁有足夠的內容知識 (content knowledge, CK) 的一位長者。

但是對於要怎麼樣將這些內容知識轉化成為課程內容,他完全沒有概念,也就是說完全缺乏教育學知識 (pedagogical knowledge, PK),更不用說是 pedagogical content knowledge (PCK) 了,以致於上起課來是一片混亂,枝蔓龐雜,東扯一些,西拉一點,完全沒有組織、沒有邏輯順序可言。

教學方法的使用可以因勢利導,讓學生順著一個邏輯一路推演下來;可以製造衝突,使學生發現自己的思考有一些矛盾,進而追尋新的想法、新的理念。不過,葉老師的課沒有因勢利導,也沒有衝突,聽完後我祇覺腦中一片漿糊。

葉老師每講幾分鐘,我就心裡想著:『嗯,剛剛這一部份如果是由我來教,我要這樣那樣的安排教學內容,這樣子學員才能夠順著一個邏輯順序進行學習,他們才比較能聽得懂。』

也許是身為一位教師的傲慢,但有好幾次,我實在是快忍不住衝動的想跟葉老師說:『老師,你的講義借我看幾分鐘,待會讓我來教好了。』

之前我看到一些熱心家長介入教學,比方說有醫生父親固定一天下午到學校為孩子及同班同學講解生物課程;有母親到學校講故事…… (不過似乎都是集中在小學,我在中學服務,沒有家長來幫忙上課),看到這些報導我都覺得滿好的,這些家長真熱心。我搞不清楚為什麼有那麼多老師對這樣的現象非常反感。

聽了葉老師的課,我想,教學具有藝術的成份在,有些人完全沒有修過教育學分,但他具有自己的教育哲學與教育方法,那不妨礙他成為一位優秀的教師。但如果到學校義務幫忙的家長都像葉老師這樣具有豐富的 CK,但對於 PK 或 PCK 完全缺乏,那就難怪學校老師們會抓狂,因為這實在是教了比不教還糟糕。

還好,葉老師用到黑板的課程祇有一個上午,下午是實地安裝瓦斯熱水器。這個祇要一個步驟一個步驟講解,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所以下午的課程不再讓我難熬。但無論如何,葉老師教了我很重要的一課:擔任教師的人,除了要有豐富的 CK,也要有足夠的 PK 與 PCK,才能比較確實地將知識傳遞給學生。

至於我在葉老師課堂學習安裝瓦斯熱水器所發生的一些趣事,留待有時間再寫篇『特定瓦斯器具裝修 (五)』來交待吧 (不要太期待我會很快寫出來,現在被教育行政當局弄的灰頭土臉)。

隔天課程是作動原理,仍然是由上一回的劉老師授課。重新聽了一次,我發現前兩篇文章中對於劉老師教學方法的描寫實在是太過簡略。

劉老師除了前兩篇文章提到的利用 PowerPoint 投影片,呈現每一項零件的正面、背面、俯視圖、仰視圖;將每個零件加以拆解,讓學員瞭解零件的內部長什麼樣子之外,他的教學最特別的地方在於整個課程不斷給予學員壓力,不斷應用強迫學習、過度學習的方式,讓學員將授課內容記下來。

劉老師顯然認為每位學員的腎上腺功能低落,需要好好的鍛鍊鍛鍊。每當教完一個段落,他就開始一連串讓人腎上腺素大量分泌的問答:『水箱的正式名稱叫什麼?快快快,快回答我。』『我指到哪個地方,就告訴我它的名字。快!!拜託,回答的這麼慢,你有沒有在聽課啊!!你這樣怎麼去考試?』『熱水過熱,要檢查哪邊?來,你來回答。母火未點燃,要檢查哪邊?來,換你!!』

可以看得出來,劉老師的教學過程不斷拋出問題,如果回答不出來,在一堆同業面前出糗可是很丟臉的事。所以每位學員都得非常集中精神來應付老師的問題。

更讓人想不到的是:『給你們五分鐘再背一次,五分鐘後拿出筆來,我會發空白紙下去,將我指的零件部位名稱寫下來。我待會批改過後,錯一個罰寫十次,錯字也要寫十次。罰寫完後才可以下課。』

什麼?罰寫?班上的學員聽到都傻眼了。幾個六十幾歲的老先生說:『年紀這麼大了哪背的起來啊?而且我不太識字啊!!』不過抗議無效,大家祇好摸著鼻子乖乖背書不再有怨言。

這倒是與學校的教學有點不同。學校學生如果聽到老師要罰寫十次,大概就要哇哇叫了,說不定隔天聯絡簿上家長就反應教師措施不當。但這些學員都是自願來參訓的,他們聽到要考試、要罰寫,在驚訝之餘也就接受了這樣的做法,我猜是因為他們認為罰寫對他們確實有幫助而願意接受這樣的安排。

中小學的學生呢?他們還沒有足夠的生活經驗,無法理解大人們這類懲罰的真正用意,會哇哇叫也是情有可原了。

在考完試、批改完後,所有的學員不管老老少少,真的乖乖罰寫十次,排隊讓劉老師檢查完才敢下課。這真是讓人印象深刻的一堂課,不管是對其他學員或是對我。

但劉老師並非僅是嚴格而已,其實他的整個教學過程還滿搞笑的。比方說他介紹母火電磁閥 (電路常閉) 與主爐電磁閥 (電路常開) 的不同時,他就不顧形象的搞笑起來了。

『橘色的這個母火電磁閥,有個母字嘛,所以是女生。女生通常比較害羞,所以走路時會比較秀氣一點,走路內八,像我現在走的模樣 (配合動作表演),卡閉俗,所以母火電磁閥是長閉的。綠色的主爐電磁閥,是男生,男生比較粗魯一點,走路向外開開的外八字 (配合動作表演),所以主爐電磁閥的電路長開。』

就這樣,劉老師利用聯想記憶,配合誇張的表演,讓學員很容易的就記住母火電磁閥與主爐電磁閥的差異。劉老師時而嚴格、時而輕鬆的教學,配合整理有序的授課內容及為數眾多的教具 (各種不同故障原因的零件),輕易的就擄獲學員的信任。

他們說:『對,找老師就是要找這一款的!!他很兇,但是兇得好!!』『上劉老師的課真的會皮皮剉ㄋㄟ,很緊張,有時候心臟都快停了。但是可以學到很多。』『從以前到現在都沒被人家這樣兇過,到了六、七十歲才被兇。不過可以學到東西,值得啦!!』也有學員說他本來是來簽個名就要走了,但聽了劉老師一節課後就留下來聽了一整天。

私底下與我分享完上課心得後,學員們問我:『看你的樣子,不像是送瓦斯的啊!你的職業是什麼?』『我是國中老師。』『國中老師來上這個課幹嘛?』『喔,上次課程我有來旁聽,本來是要來學劉老師的教課方法啦!!但聽一聽就留下來了!!:)』『對對對,他上的真的很棒!!下星期我還要再來,絕對不會蹺課!』

就這樣,一個星期的課程結束了。

ps:本來說這一回要比較劉老師與陳老師的教學方法的。想不到光是葉老師的部份就寫了那麼多。那,就等 (四) 再來比較陳、劉兩位老師吧!

Technorati : , , , , , , , , , , , , , ,